首页 - 起源文摘 > 分离焦虑障碍:精神障碍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

分离焦虑障碍:精神障碍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

发布于:2022-12-06 作者:起源心理 阅读:168

欢迎访问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

我室电话/微信:189-4030-0372

如果有需要不要犹豫,可以随时联系我

来源:精神障碍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

整理:抚顺市望花区起源心理咨询室

第七节 分离焦虑障碍

目录:

第一节 概述

第二节 广泛性焦虑障碍(GAD)

第三节 惊恐障碍/急性焦虑发作(PD)

第四节 场所恐惧症

第五节 特定恐惧症

第六节 社交焦虑障碍(SAD)

第七节 分离焦虑障碍*


注:“ * ”采用的诊断标准为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

诊断标准

A.个体与其依恋对象离别时,会产生与其发育阶段不相称的、过度的害怕或焦虑,至少符合以下表现中的3种:

1.当预期或经历与家庭或与主要依恋对象离别时,产生反复的、过度的痛苦。

2.持续性和过度地担心会失去主要依恋对象,或担心他们可能受到诸如疾病、受伤、灾难或死亡的伤害。

3.持续地、过度地担心会经历导致与主要依恋对象离别的不幸事件(例如,走失、被绑架、事故、生病)。

4.因害怕离别,持续表现不愿或拒绝出门、离开家、去上学、去工作或去其他地方。

5.持续和过度地害怕或不愿独处或不愿在家或其他场所与主要依恋对象不在一起。

6.持续性地不愿或拒绝在家以外的地方睡觉或不愿在家或其主要依恋对象不在身边时睡觉。

7.反复做内容与离别有关的噩梦。

8.当与主要依恋对象离别或预期离别时,反复地抱怨躯体性症状(例如,头疼、胃疼、恶心、呕吐)。

B.这种害怕、焦虑或回避是持续性的,儿童和青少年至少持续4周,成人则至少持续6个月。

C.这种障碍引起有临床意义的痛苦,或导致社交、学业、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损害。

D.这种障碍不能用其他精神障碍来更好地解释,例如,像孤独症(自闭症)谱系障碍中的因不愿过度改变而导致拒绝离家,像精神病性障碍中的因妄想或幻觉而忧虑分别,像广场恐怖症中的因没有一个信任的同伴陪伴而拒绝出门,像广泛性焦虑障碍中的担心疾病或伤害会降临到其他重要的人身上,或像疾病焦虑障碍中的担心会患病。

诊断特征

分离焦虑障碍的基本特征是对离家或与依恋对象分离存在过度的害怕或焦虑,考虑到个体的发育水平,这种焦虑超出了预期(诊断标准A)。有分离焦虑障碍的个体的症状符合以下标准中的至少3项:预计将离开家或与主要依恋对象分离时,或当这些情况真实发生时,他们会经历反复发作的极端痛苦(诊断标准A1)。尤其当与依恋对象分离时,他们担心其健康或死亡,而且他们需要了解依恋对象的行踪,想与其保持联系(诊断标准A2)。他们担心有些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例如走失、绑架或出现意外,将令他们不能再与重要的依恋对象团聚(诊断标准A3)。有分离焦虑障碍的个体不愿意或拒绝单独外出,因为害怕分离(诊断标准A4)。他们持续地极度害怕或不愿意在家或其他环境中单独待着,或是缺乏重要依恋对象陪伴而独处。有分离焦虑障碍的儿童可能无法单独待在一个房间或单独走入一个房间,可能会展示出“黏性的”行为,在房子里待在父母身边或“像影子”一样跟着父母(诊断标准A5)。他们持久地不愿意或拒绝在身边没有一个主要依恋对象陪伴之时睡觉,或是离开家睡觉(诊断标准A6)。有该障碍的儿童通常在睡觉时间方面存在困难,可能坚持要有人待在他们身边,直到他们入睡为止。晚上他们可能会跑到父母床上(或其他人床上,例如,兄弟姐妹)。有该障碍的儿童可能不愿意或拒绝参加露营、睡在朋友家或出去办事。成年人每当独自行动时可能会感到不舒服(例如,睡在宾馆的房间)。可能反复出现表达个体分离焦虑内容的噩梦(例如,火灾、谋杀或其他破坏自己家庭的灾难)(诊断标准A7)、躯体症状(例如,头疼、腹部不适,恶心、呕吐),在儿童身上常见,当与主要依恋对象分离或预期分离时(诊断标准A8)。心血管症状,例如心悸、头昏眼花和感到晕眩,很少发生在较小的儿童身上,但可能发生在青少年和成年人身上。

在儿童和18岁以下青少年身上的困扰必须持续至少4周,通常在成年人身上要持续6个月成更长(诊断标准B),然而,成年人的病程标准的使用应作为一般性的指导,允许一定程度的弹性,该障得必须导致临床的显著痛若或社会、学业。 职业或其他重要领域功能受损(诊断标准C)。

支持诊断的有关特征

当与主要依恋对象分离时,有分离焦虑的儿童可能显示出社交退缩、冷淡、悲伤或难以集中注意力于工作或玩耍中,根据不同年龄,个体可能害怕动物,怪物。 黑暗、抢劫犯、窃赋、绑架者、汽车意外事故,飞机旅行和被感觉到能给家庭或他们自己带来危险的其他情境。每当一些个体离开家就变得想家而不舒服,甚至达到感觉受难的地步、有分离虑障的儿童可能拒绝上学,进面造成学业难和社会隔离。当对预期中的分离感到极端心烦意乱时,儿童可能会显出愤怒或偶尔攻击那些强追其分离的人,当独处时,尤其在晚上或黑暗中,少儿可能报告不寻常的感性体验(例如,看到有人向房间偷窥,害怕有生物接近他们,感到有眼睛盯着他们),有该障碍的儿童可能被描述为苛求的,侵犯性的,而且需要得到持续的关注, 而有该障碍的成年人则可能显得依赖和需要过度保护。个体过度的需求通常变成家庭成员挫折的来源,引起家庭内部的怨恨和冲突。

患病率

在美国成年人中,分离焦虑涵盖12个月的患病率为0.9%—1.9%,儿童6-12个月的患病率估计为4%,在美国青少年中,12个月的患病率为1.6,从儿重期到青少年期和成人期,分离焦虑障得的患病率呈现下降趋势,而且在12岁以下儿童中是最常见的一种焦虑障碍,儿童临床样本中,该障碍不存在注别差异。 在社区中,该障碍多发于女性

发展与病程

由于害怕与依恋对象分开面导致分离焦虑上升是正常的早期发育的一部分,可能标志着安全依态关系的发展(例如,1岁左右,婴儿可能因害怕陌生人而感受到焦虑痛苦),分离焦虑障碍的起病可能早在学前期,也可能在儿童期的任何时间发生,而在青少年期起病则较为罕见,分离焦虑障碍通常存在加重和缓解的时期。 在一些案例中,针对分离而产生的焦虑,以及避免与家庭或核心家庭分离的情况 (例如,外出上大学,离开依恋对象)可能持续贯穿成人期。然而,绝大部分有分离焦虑障碍的儿童可免于终生损害性的焦虑障碍,许多有分离焦虑障碍的成年人不会回忆起分离焦虑障碍在儿童期的起病,虽然他们或许能回忆起当时的症状。分离焦虑障碍的表现随着年龄的不同而变化。较小的儿童更不愿上学或完全回避学校,较小的儿童可能向父母,家庭或他们自己表达对特定威胁的担忧或害怕,而且只有当面临分离时才会体验到这种焦虑,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担忧不断出现;通常担忧特定的危险(例如,意外、绑架、抢动、死亡)或模糊地担忧不能与依恋对象团聚,对于成年人,分离焦虑障碍可能限制他们应对环境变化(例如,搬迁、结婚)的能力,有该障得的成年人通常过度担心他们的后代和配偶,当与其分开时,他们会体验明显的不适。由于需要经常检查另一个重要人物的去向,他们有可能会体验到工作或社交上显著受到干扰。

风险与预后因素

环境的:分离焦虑障碍通常发生于遭受生活应激之后,尤其是丧失(例如,亲人或特定人物的死亡:个体或亲人的患病;转学;父母离异;搬到新社区:移民;涉及与依恋对象分离的灾难)。在年轻人中,生活应激还包括离开父母案,恋爱和成为父母。 父母的过度保护和侵扰可能与分离焦虑障碍有关。

遗传与生理的:儿童分离焦虑障碍可能具有遗传性。在6岁双胞胎的社区样本中,遗传性被评估为73%,女孩更高一些。有分离焦虑障得的儿童对使用富含氧化碳空气的呼吸刺激尤其敏感。

文化相关的诊断问题

对分离的容忍度随着文化的不同面变化,因此在一些文化中,父母和儿童之间会避免分离的需求和机会,例如,不同的国家和文化中,对于后代应在什么年龄离开父母家,存在巨大的差异,将分离焦虑障碍与一些文化中强调家庭成员间的相互依赖进行区分,是非常重要的。

性别相关的诊断问题

比起男孩,女换更多地显示出对上学的不情愿或回避,害怕分离的间接表达在男性身上比女性更普遍,例如,限制自我的独立活动,不愿意独立离家,或当配偶或后代独立做事情时,无法联系上配偶或后代时会感到痛苦。

自杀风险

儿童的分离焦焦虑障碍可能与升高的自杀风险有关,在社区样本中,心境障碍。 焦虑障碍或物质使用与自杀观念和自杀企图有关。然面,并不存在自杀与分离焦虑障碍的特定关系,而是在几种焦虑障碍中都有所发现。

分离焦虑障碍的功能性后果

有分离焦虑障碍的个体经常限制自身离家或离开依恋对象的独立活动(例如。 儿童回避上学,不去参加露营,难以独自睡觉;青少年不愿离家去上大学;成年人不愿离开开父母的家,不旅行,不离家工作)。

鉴别诊断

广泛性焦虑障:分离焦虑障碍应与广泛性焦虑障碍区分,前者占主导地位的担心是与依恋对象分离,即使发生其他担忧,也不会成为临床表现的主导。

惊恐障碍:与分离有关的威胁可能导致极端焦虑,甚至引发惊恐发作。在分离焦虑障得中,与惊恐障碍相比,焦虑的担心专注于可能离开依态对象,担忧意外降临到他们身上,而不是担心由于意外的惊恐发作而失能。

广场恐怖症:与有广场恐怖症的个体不同,有分离焦虑障得的个体并不担心在那种情况下被困住或失能,如在出现惊恐样症状或其他失能症状时感觉难以逃脱的情况。

品行障碍:回避上学(违学)在品行障碍中很常见,但旷课并不是分离焦虑的目的,有品行障碍的儿童或青少年通常待在家外的某处,而不是回到家。

社交焦虑障碍:拒绝上学可能归因于社交焦虑障碍(社交恐惧症),在这样的案例中,回避上学是因为害怕被他人负面评价,面不是担心与依恋对象分离。

创伤后应激障碍:在创伤事件例如灾难后害怕与所爱的分开,这个很常见, 尤其在创伤事件中曾与所爱之人分离的情况下。在创伤后应激障碍中,核心症状是与创伤事件有关记亿的侵入和回避,而分离焦虑障碍中,则是担心和回避涉及依恋对象的健康和与其分离。

疾病焦虑障碍:有疾病焦虑障碍的个体担优他们可能罹患过特定的疾病。 但主要关注的是疾病诊断本身,面不是与依恋对象分离。

丧痛:对死者强烈的思念或渴望,强烈的悲伤和情感痛苦,以及沉湎于关注死者或死亡的情况,这是丧痛中预期的反应。而分离焦虑障碍则以害怕与依恋对象的分离为核心。

抑郁与双相障碍:这些障碍可能也存在不情愿离家的状况,但主要关注点不是担忧或害怕意外降临到依恋对象身上,面是参与外界活动的动机较低,然而,有分离焦虑障碍的个体可能在分离或预期分离时变得抑郁。

对立违抗障碍:分离焦虑儿童和少年在被迫与依恋对象分离的情境下可能会表现出对立,只有当存在持久的对立行为,且无关乎分离预期或事实上的分离时,才应考虑为对立违抗障碍。

精神病性障碍:不同于精神病性障碍中的幻觉,发生在分离焦障碍中的不寻常的知觉体验通常是基于某种实际刺激的错觉,仅仅发生在特定情况下(例如夜间),而当一个依态对象出现时,就会逆转。

人格障碍:依赖型人格障碍的特点是不加选择地依赖他人,而分离焦虑障碍涉及到希望主要依恋对象在附近以及对其安全的关注,边缘型人格障碍的特点是害伯被所爱的人抛弃,身份、自我方向感、人际功能和冲动性方面的问题构成了该障碍的核心特点,面他们并非分离焦虑障得的核心特点。

共病

儿童身上,分离焦虑障碍、广泛性焦虑障碍和特定恐怖症共病的概率较高成年人中,常见的共病包括特定恐怖症,创伤后应激障碍,惊恐障碍,广泛性焦虑障碍和社交焦虑障碍,广场恐怖症,强迫症和人格障碍。抑郁和双相障碍在成年人中也可以与分离焦虑障碍共病。


更多资讯:见抚顺市望花区起源心理咨询室资料馆


—— 我是有底线滴 ——

抚顺心理咨询,抚顺心理治疗

分享到朋友圈,是最高的赞赏


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

          梦想,从这里起航!


抚顺地区老牌心理机构

因为专业,所以值得信赖


手机/微信:18940300372

抚顺市望花区昌图街27号楼4单元103室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
抚顺市望花区起源心理咨询室网站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您可在微信中搜索微信号「qy1879」或扫描左方二维码获得“暗号”哦!更多资讯等待你了解。

相关文章

心理咨询

电话咨询
心理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