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起源文摘 > 丧失与哀伤,主讲张红老师

丧失与哀伤,主讲张红老师

发布于:2021-12-21 作者:起源心理 阅读:1084

欢迎访问抚顺市望花区起源心理咨询室

我室电话/微信:189-4030-0372

如果有需要请不要犹豫,可以随时联系我

来源:蓝天卢林心理工作室(公众号:blueskypsy)

作者:张红

哀伤与丧失 

我的课件的背景是一个大理石,还是一个墓碑的那种氛围和感觉,所以我觉得,那是我向往的要走到那个绿色的背景,所以我想这是我一直关注和感兴趣的地方。其实我们后面也会看到我们如果真的去深刻地体验了丧失和哀伤以后,我们就有一个新的空间,就充满了希望,就是这个海报里面的绿色。所以我心里面真是,可能这也是我跟外界的一个连接的收获,这是我的一个感触。


那么我想这个主题的话呢,既吸引我们,又很沉重。说实话,其实这个主题我是从大概05年、06年开始关注的,去参加了一个北京的工作坊,然后就一直在我内心里面这么多年,我很多的工作也跟创伤有关的,就跟很多的丧失与哀伤的这个过程、表现密切相关。也会看到都是非常的这种,大家、包括我们的专业也是非常努力,包括我们的很多来访,也很想去面对这种丧失,去完成这个哀伤的过程,但是确实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难,甚至于我们对他的理解都会有一些片面。所以今天我想可能确实一个小时里面我还是希望能够让大家多体验一下这个丧失和哀伤的这个过程。我们今天所有讲的,除了讲这个复杂哀伤这一块,跟生病有点关系以外,前面那段全部都是跟正常的有关。所以面对这些丧失与哀伤的过程当中,我们有很多的情绪反应和感受和过程,都是正常的。但是我们很容易把它都理解为异常。就像我在这个临床工作当中,做一些专业人员的这个督导或者体验的时候,也会看到深深的这些困难的时候,把我们拉到所有的都是困难的,完了大家都生病了。没有,大家没有那么多生病。所以这也是我也想跟大家分享的,那个不是生病,那是一个我们在面对这个哀伤、体验这个哀伤的一个过程,是一个非常痛苦,但是非常有力量的,而不是一个因为无力的,一个生病的、无能的状态,这是为什么我也很关注它的原因。


好,那我们还是需要了解来一下这个丧失啊、哀伤的这些内容啊、过程。


人的一生中,伴随着成长,都会经历“创伤事件”,随之引起的“心理创伤”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创伤心理学》

那么人的一生当中,伴随着成长都会经历。这个创伤事件打个引号,就是丧失啊。那么丧失的话,是我们谁都无法去避免,必须的要去面对的。那么随之引起的这种心理创伤,我们说是跟哀伤的反应有关,它是一个反应,或多或少的就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当然,如果我们没有处理好,那么影响就比较大了。那么在我们这个大的环境里面,特别是现阶段,这个疫情都快两年了,所以它会触动到我们人类,当然中国人,可能这一块,我觉得反应还会更大。那当然再缩小一点,那武汉市的民众,我想这一块的那种感受更强烈。


丧失

丧失:指本属于自己却不再拥有或将不能拥有的情况。

丧失无处不在,人一出生便失去母亲温暖的子宫,一生需要面对丧失,在丧失中前行,学会成长。



那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下,其实这个丧失的话呢,它最开始可能关注的就是亲人的去世。其实我们现在,把它更广义的来理解就是指本属于自己却不再拥有或将不能拥有的这个情况。那它的范围就大了。我们搬个新家,装修一个新房子很高兴吧,你也要面对丧失。所以搬迁这个城市化的进程里面,很多的搬迁里面是让很多的家庭和个体去体验到很多。所以并不是说,在很早的时候,我开始接触这个心理治疗的时候,书本上写得很清楚,说的这个,我们可能去换一个环境,或者说你去升职,你会有一些变化、有能力,会是一个很幸福的事情。在很早的阶段里面,就是说那怎么会难受呢。虽然那个我们看到的书里面也在说,如果你的内心没有准备好去迎接这些比较成功、收获的时候,它可能对于你来说是灾难。这是最早,很早啊,很多年前。就是当时就是没有、不能理解,甚至那样的字眼都进不到你的脑子里面来。


但是在临床里面看到了,这个升职之后,这个经商成功,搬到大房子里面以后,生病的来访明白了,当然可能后续自己也慢慢体验到,自己的这个部分。就是,原来一个人奋斗了十年,然后他升职了,结果他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应激反应。我们说的,是很创伤的状态,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偏执的症状。当时简直是根本无法理解的一个事情。这么好的一个过程,升职了以后作为一个主管,还去国外这个学习,你看多好啊,对吧?所有的待遇都好了。结果他出现了那种非常严重的偏执症状,就有那种妄想,短暂的妄想,不安全啊,周边的什么什么发生什么了。这就是我最早的体验,是说,确实是当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种变化,这个变化里面都会触动我们的丧失的这样子的体验。当然,那个来访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过去的、曾经有过的这种丧失和哀伤的过程没有完成。


所以,那么在他那次升职的过程当中,就触动了我们说的,他过去的、没有完成的这样子的一个哀伤,但是被卡在某个阶段里面,出现这个比较严重的,至少是当时是有精神症状的。我们属于,属于是什么意思,你熟悉的,那个房子很小、很破,你很熟悉,你待了十年、五年了。你换到新房子里面,那里很豪华、很好,可惜那不是你熟悉的,所以你那个熟悉的、放松的部分就失去了,我们说的这叫丧失。所以丧失的话呢,真的是无处不在,和我们的生活、和我们每个人密切相关的。其实我们回头再看,一个人一出生就开始面临丧失了。胎儿在妈妈的子宫里面,又不用吃,又不用喝,又不用呼吸,他就可以这样子保护。但是出生就要开始哭,就要呼吸,肺部功能,吃东西了。你看,所以其实我们每个人的成长,每个人的成长的过程里面,就不断地在去面对、去体会这种丧失的这个过程。回不去的,这个丧失叫做你回不去了,你只能往前。当然你前面也有更好,更吸引你的地方。但是如果你遇到困难的话,有可能你回也回不去,你也不知道往哪里,你也往前也走不动,就会卡在那里。


丧失的分类

成长性丧失:随着人的出生,就开始失去子宫中的舒适与安全感;入学象征着与父母进一步的分离;青春期的种种身体变化提醒儿时不再;毕业始于告别一个曾经为我们提供保护的学习环境等。


好我们看,丧失的话它还是有分类的。那么我们刚才说的,在我们的人生当中,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伴随的叫作成长性的丧失。这也是前面说人生当中是避免不了的,所以成长性的丧失的话,可能在某些阶段里面还是特别凸显的,那么一个是这个小孩子上幼儿园,我们说的。是这种,第一次这种体验分离,这个丧失的体验是比较强烈的,那么青春期的这个阶段里面也是这个,我们说丧失也是比较剧烈的,因为那个孩子一下子个子长好高,对吧,然后还有性的发育里面,他把他前面十几年很单纯的身体的状态已经改变了,你看。所以在青春期这个阶段里面,也是一个非常剧烈的变化,所以它所要面对的这种丧失和哀伤也非常的强烈,那当然不用说中年危机,可能之前关注的比较多的都是青少年、老年,其实中年也是很可怜的。


中年人的话,也是要体验很多丧失的,上面有老下有小,那个丧失的感觉也是相当的剧烈,老的都不能照顾自己还要自己照顾,孩子也长大了,也不陪我们走了,不跟我们玩。所以你看,在每一个人生很重要的阶段里面,是要去面对很大的一个变化和调整的。当然最后这个老年人的生活里面其实也非常不容易,他们体验的那个丧失还直接一些,除了身体的这种功能的衰弱以外,他的身边的人就隔一段时间就说谁不在了,隔一段时间说谁不在了,隔一段时间就在面临一个一个的,很直接的,我觉得是这种我们说的这种死亡,就是完全的失去的那样子的一个氛围。所以老年的生活也是非常的,从心理上来说也是非常大的一个挑战。所以今天的这个话题,对于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当然对于我们专业来说我们永远跟它都分不开,你的来访每一个来的时候都一定是在他的生活当中,他的内心,他一定是遇到了这样子的一个啊变化,然后激发了这样子的一个困难有关。


丧失的分类

创伤性丧失:源于它的突发和不可预测性,如天灾人祸、被虐待、出走、遗弃等。

那么除了成长性的丧失以外,另外一个就是叫作创伤性的丧失,其实我们这次的这个新冠疫情不用说,它就属于这种天灾人祸的这样子的性质,很突然,它的特点叫做突发的,完全不可预测。其实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你完全没有办法去应对的,我们说的叫作创伤性的丧失。所以对于武汉人来说,我想虽然全世界现在也遭遇了很多,但是当时最困难,因为我们是最早去面对这个疫情的,那么后续的话很困难,但是他们对这个疫情已经比那个阶段里面,有了更多的知识,有了更多的方法,有了更多的群体互相的这种联系。我想相对来说这种困难的那种感受还是会要弱一些。所以对于武汉人来说更是需要去更多地去在这个稳定的状况下更多的去关注和处理,在那个阶段里面我们内心的一些感受和体验。更好去完成一个哀伤的过程,让我们更健康。


丧失的分类

预期性丧失:丧失尚未真正发生,却又在人的预期之内,常见于患上长期疾病或不治之症的病人及其家属之中。(为时过久的预期悲伤可导致过早的情感抽离与耗尽,对病者和家属会带来负面的影响——产生很深的内疚、愤怒、绝望等。)


那么还有一类呢叫做预期性地丧失,它是指丧失没有真正的发生,但是又在我们的预期之内,常常见于患上长期的疾病。通常,我们说最开始是跟癌症有关,因为这个癌症的话,大多数的癌症他是确诊了之后,特别是像这种啊晚期的,他就生命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那么这个预期的丧失就是知道它将要发生,那么就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会啊可以导致这种,这个预期性的悲伤,就导致这个患者和家属过早的情感抽离和耗尽。那么这个这个过早的或者是长期的这种情感的抽离耗尽,就会产生很深的内疚、愤怒和绝望的这样子的情绪,那么我也会想,我们中国传统里面也会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为什么?因为那个久病的过程当中,其实是面对的是这种,没有希望。我们说的是没有希望,非常的困难,就看着这个,各方面的功能就越来越差,越来越差,我们说这个当中也伴随着很多这种丧失的这种感觉。


那么还有一部分我在临床里面看到,我的感受比较强烈的是青少年。比方说我见到过有,他们因为先天的问题导致听力受损,或者是这个视力受损,甚至于还有这个青少年患上这个糖尿病的,那么他们好像外在看起来不知道,整个家里面和这个和青少年,他们面对非常非常的失落和丧失的感觉。一个是他们的听力的话,有的时候它随着这个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糟糕。就相当于是他有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之后,因为压力,还有这个病情的发展,他就有一天面临着完全听不到,或者是眼睛经常因为运动啊,因为情绪的波动导致眼压高了之后,它有失明的这种危险。就看到有这样子的来访。我当时就有一个体验说,这跟这个预期性地丧失,真的是这种,这种挑战也挺大的啊,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经常就被这样子的一个氛围笼罩的。你想想他这个日子也很难过,非常的难受,有的时候也很难去表达这个过程当中的痛苦了。跟这个也有关,包括那个,我看到过一个是大概十六、七岁的一个男孩儿,从河南那边过来的。就带着那个胰岛素的那个棒,所以他不能去运动,他吃东西也是完全被限制住了。所以他失去了很多的机会,这种可能性。所以内心里面也是有非常多的那种情绪的,他也是一种,我觉得跟预期性的这个丧失有关的,老是在这个当中。没完没了,就是这个这个过程,你看,没有办法能够有一个特别好的办法能够解决。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困难,非常困扰的,要去面对的。


那么我们说这个丧失有这三类,那是不是就是这么单独来的呢?没那么简单,他有时候叠加在一起了,叠加在一起时,我们一个成长性的丧失,可能激活了这个家庭当中这个代际里面的,其它的、过去没有没有处理的,我们说的创伤,那也是跟丧失有关的。所以他一个成长性的丧失的过程里面,是有可能去触动激活这个家庭或者是这个个体,他早期的时候,他过去的经历当中,没有处理的,我们说的跟这个丧失有关的一些体验和反应。所以呢这个阶段,这样子的叠加,我想大家都可以能够理解,那这个困难就肯定是,至少是加倍了。所以我们一般来说,出现了心理疾病,觉得一般都是现实的这个跟成长性的丧失有关的部分,激活了他过去,他的家庭也好,或者他个人也好,过去的这个经历当中没有处理的,我们说的丧失、哀伤的部分。所以他就会以一个疾病的方式呈现出来,跟这个有关。


所以我们说其实这三类分类是帮我们去理解,但是我们的个体,特别是中国大的背景里面,这变化太快了。变化太快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丧失多,丧失的体现深刻。这就让我想起来,这个前段时间碰到我们一个同事,因为孩子上学,最近不是双减吗,把他们都焦虑得不行了,每个人。我记得他那个描述的氛围,怎么我一下子感觉,我说,我说你们怎么感觉像是一个很大的竞争性的变化,就像当时的那个工人下岗似的,然后我一说,他说你很专业,你说的。我说你看这个双减搞得这些爸爸妈妈们的感觉怎么就像下岗了,无依无靠的那种安全感?我说的时候其实还是很无心的,但是他们那种,觉得被理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变化太吓人了,看样子,这个政策给人内心带来的感觉,他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所以这个双减带来的是这个父母,还有老师他们整个的,因为我也了解一点点,就带了这么大的冲击。因为他的冲击里面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不仅仅是双减,是这个教育的模式,教育的方式里面有很大的一个变化。


所以当时我们那个同事听到我说下岗的时候,他马上说你很能理解我了。我自己都被我吓到了,我说有这么严重吗?我觉得那个下岗是好吓人的,就是那个依赖、依靠的部分都会被动摇了。那么样子的一个大的冲击要去适应的。所以可想而知,我觉得这个过程里面真的是需要关注,就是因为如果是爸爸妈妈、老师内在里面有这么大的一个波动的话,其实对于孩子们来说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个大的政策,一个大的东西的变动,可想而知的带来的震动有多大。就是当时说了这样让我想到的给大家分享的,因为跟我们的生活真是太密切了。


丧失对心理的负面影响

1、影响个体的安全感。

2、对周围的基本信任被破坏。

3、影响对自己生活的掌控感。

4、自我价值和自尊下降。

5、难以建立亲密关系。


所以我们看看这个丧失会对我们的内心造成有些影响,然后可能也在我们每个人自己的这个经历当中,或者是在我们的来访身上我们可以很容易能够看到和理解的。首先,安全感。一个熟悉的环境变了,你肯定是会有不安全的感觉,对吧?然后信任也会有破坏,然后你肯定掌控感也会受影响。那如果是我们的安全、信任和掌控感都受到影响,那我们会对自己就有怀疑了,对吧?所以呢,我们的这种自我的价值、自我的能力、自尊都会受影响了,这些不会说你有之后呢,接着就会影响建立关系了。我想这些,这些部分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面对,这不是说生病的人才会面对,这是我们每一个个体,你去经历了丧失,重新要去建立一个关系,重新去找到一种生活的空间,你都要重新去建立这些东西的。那么特别是在这几点,对于青少年,我想大家如果是有临床工作经验里面,你太能理解了,对吧?每一个困难、困扰来的时候,哪一个跟这个没关系?来找到我们的这个咨询的过程当中,跟这个安全感、信任、掌控、自我的这种评价,还有怎么去建立关系?每一个都影响到了,所以这是非常正常的一部分。所以我们每一个人你都要重新面对这个变化的时候,你要重新去建立安全感,重新去建立你的信任,重新建立你的掌控,当然这个过程当中也会有更多的自我的价值、自我的部分、自尊的部分,那么在这个基础之上,当然你可以发展更好的、更健康的这个关系。


哀伤

狭义哀伤:指人在失去所爱或所依附的对象(主要指亲人)时所面临的境况,这境况即是一种状态,也是一个过程、

广义哀伤:指因为任何的丧失而引发的哀伤情绪体验。


那我们看看经历了这个丧失之后,我们就会有一系列哀伤的反应。那么狭义的哀伤是指失去所爱或所依附的对象,是我们依赖的。那么所面临的一种情境,那么这个情境是一种状态,也是一个过程。所以它是会持续一段时间的,不是会就是停在那一刻。那么广义的话就是任何的丧失引发的我们说的哀伤的这种情绪的体验。我们刚才前面说了,这个丧失太多,在我们的生命过程当中有太多的机会去体验它,所以它一定会引发我们的一些哀伤的情绪的体验和反应这个过程。


哀伤

哀伤包含了悲伤与哀悼两部分的反应。

悲伤:指一个人在面对丧失出现的内在生理、心理反应。(情感与认知部分)

哀悼:哀伤的另一部分,是面对丧失时,因身心的反应而带来的外在社交、行为表现。


那我们说哀伤的话呢,它还是会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悲伤的部分,一个是哀悼的部分。它有什么区别呢?我们说悲伤的部分,它更多的是指面对丧失的时候我们内在的,我们内在的一个生理、心理的反应,它主要的是表现在情感层面和认知层面的反应。那么哀悼的话它是因为身心的反应带来的这种外在的,外在的就是我们的社交行为,所以它更多的是一些行为的表现,所以这两个部分,是组成了我们这个哀伤的这样子的一个内容。


正常(健康)哀伤过程

内在:悲伤

外在:哀悼

两部分缺其中任何一部分,就可能表现为复杂(病态)哀伤如身心疾病等。


那么如果我们说,这两个部分里缺其中一个部分,有一个部分没有去完成,它就有可能表现为我们说的复杂或者病态的这种哀伤,它可能会表现为身心的疾病,或者还有其他的,我们后面会来去介绍一下,有关我们说的这种复杂的哀伤的一些各种各样的表现和特点。


哀伤过程(第一阶段)

震惊与逃避

生理反应:麻木、紧张、失眠、瘫痪、呼吸急促等。

认知反应:否认、不相信、难以做决定等。

感受反应:麻木、失去感受的能力、不真实、梦幻般的状态等。


那我们再看一下哀伤的这个过程,有三个阶段,我们会了解一下。那么首先的第一个阶段它的特点是震惊与逃跑(逃避),这四个字就代表了这个阶段里面我们会有的反应。那么一看我们大家明白了这根本没反应过来,对吧?震惊,受不了,然后就回避,我不要去面对。所以那么这个阶段里面它在生理上面有些反应就是有些麻木、紧张、失眠,然后可能会有些这种呼吸急促,我们说的叫做运动性的有些兴奋、焦虑、心慌等等这样子的。


要不就是麻木、没反应,要不就是很惊恐,就是震惊,对吧?所以我们说它核心的还是以要不就是很麻木,没感觉,要不就是那种特别的,那种焦虑、兴奋的状态为特点。那么认知的反应都是以否认、不相信,没办法面对。我们说的是因为这个阶段,就是一个还没有、没有办法去很好地去面对的一个阶段。所以感受上的一个反应呢,也是那种麻木,失去感受的能力、不真实,你看,甚至于有梦幻般的一个状态,很模糊的,真的吗?我想我们当时经历这个疫情的时候可能也有一部分是不是跟这个反应有关。我在想,就会想象说这个不会持续很久的,对吧?大家都是,虽然很严重、很可怕,可是大家一直都在想不会的,这个会多久呢?马上就会好起来的,对吧?其实就是有一些那种梦幻般的,其实是回避了那种很可怕、很诡异的那种感觉。


哀伤过程(第一阶段)

社交及行为表现:失控、歇斯底里;或与平常未有太大差异。

时段:数小时——数月。

那么社交行为可能表现是没反应,然后要不就是可能表现得比较失控,要不就是歇斯底里。


让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有一个被攻击的,就是说,是个男性,他不是在住院的时候指责护士没有把那个卫生间处理好,对吧?记得吧?受到处理的那个。我觉得他其实也是一个,就是这种震惊和逃避的一个反应,其实要说的话。当然他不是说他有这个反应他就他不用负责任啊,行为,你最后的责任你还是要负,但是应对的反应有一部分还是有原因,不是完全和这个人很坏有关系啊,在那个大背景下。他就是很失控,那些歇斯底里,就失控到自己控制不了,完全失控了,就是做了一些其实跟现实都不协调的事情,跟他的年龄,跟他的身份。那么也包括,我想啊,我在那个过程当中去做了一些节目,碰到他们的一些人员的时候,就有一个他们的媒体的老总,他也很难受,其实武汉都解封了,他下去到县城里面去工作,结果他就看到他们很熟的,还是下属,见到他的反应,第一反应就是躲。他的下属,我们就是说还在那种震惊和逃避一样,他看到他就是这种反应。他很难受啊,他说这么熟的关系,你还是我的下属,你以前是怎么对我的,现在你不是有意的,你的本能就这么回避我,这么的排斥我啊。很难受啊,但是我觉得,我觉得那个老总还挺好的,我去做节目,他非要把我留下来说说话。我说他愿意说一下他这个感觉,非常好啊。这些感受非常的重要,这就是我们说你怎么去哀伤很重要的一部分,你要去让我们在这个哀伤过程当中的体验和感受能够去表达,能够去体验,能够去找到支持,它才能够更好的帮助我们去完成我们的哀伤。


那么这个震惊和逃避它持续的时间,可以是数小时、可以数月,所以这是正常的。


哀伤过程(第二阶段)

面对与瓦解

生理反应:失去活力、疲倦、与逝者相似的病态、头痛、肠胃不适、体重明显减轻;幻视与幻觉(仿佛逝者仍然在世)等。

认知反应:把逝者理想化,追忆逝者有关的往事,注意力难以集中。

感受反应:空虚、愤怒(指向逝者,亲友,自己等)、内疚、孤单、抑郁;安慰(因逝者不用再受苦,生者亦可解除照顾逝者的身心重担)、释放。


那么第二个阶段呢,就开始,你看我们前面一段里面受不了,那么到了第二个阶段,就是面对与瓦解了。那么面对与瓦解的话,它的特点是,生理的反应就开始有不舒服了啊,前面是麻木的,是蛮兴奋的,那么生理反应就会有很疲倦,可能就会有头痛啊,胃肠的不适,甚至于体重都会减轻,有一些抑郁的情绪,不叫抑郁症,这是低落。甚至于还会有一些幻视、幻觉,其实也像有点那个恍惚的,我想过我说,我们传统的这个里面也会有说,在有亲人去世之后,谁谁谁回来了,我不知道现在人听过说了没有,我们那个时候,我小的时候是听到说,很害怕的,听到说的时候,说哎呀,你家里面什么东西又动了一下,有什么的有一个脚印。就说哦,其实你看,你看我们现在看到的,在科学里面研究说,这是一个哀伤的过程。那么它是一个,其实在面对,在面对是一个亲人去世之后,可能跟恐惧、也可能跟怀恋有关,他在面对这些事情的一个过程。


所以文化背景里面,其实也有很多方式在表达的。然后认知的这个反应的特点,它还是很怀念,你看,把这个逝者理想化就会比较多的,这个阶段里面,就会怀念这些美好的,追忆跟逝者有关的往事,那也是我们前面说了,这个逝者也代表我们丧失的某些我们依恋、怀恋的东西。那么这个时候话,这注意力集中还是比较难,那么感受的这个反应就也比较明显的强烈,会有空虚的感觉,或许这个时候就开始愤怒,前面的第一阶段里面也是麻木的、焦虑的,那么还有内疚,会有这种抑郁,当然也会有一些安慰,就会去想这个逝者不用再受苦了,可能是这种慢性疾病的或者是其它的,他不用这么痛苦了,那么他走了我也可以暂时也不用那么累等等,他会有这样子的一些反应,其实面对和接受,有一部分在接受这个已经发生的,丧失的事实。


哀伤过程(第二阶段)

社交及行为表现:退缩、潜意识地模仿逝者的生活习惯、寻找逝者的身影或与逝者对话。

时段:始于生者在认知和情感上确认逝者已死的事实,直至生者投入新生活,可持续数月至两年不等。


那么社交行为的表现这个阶段里面还是会有一些退缩,你看,甚至这个阶段里面还会有潜意识的模仿逝者的生活习惯,寻找逝者的身影,与逝者对话。还在联系,还在怀念,我们说的。那么这个时间段呢,他们可以开始于生者在情感和认知上确认了,就是在面对丧失的这些事实,一直到他开始投入新的这个生活的这个时间段,他可以持续数月到两年不等,可以持续好长的时间。我想,可能也像我们传统的,以前说过有三年才立碑,就是你三年的时间之后你才真正的适应了一个新的生活结构模式,因为家里面的结构变了,因为如果有一个亲人去世,他就有这么长的时间需要去哀悼这个过程的啊。


哀伤过程(第三阶段)

接纳与重整

生理反应:睡眠与饮食恢复正常

认知反应:内在伤痛渐渐移到外部世界,可以找出一些积极的意义,接纳生活中不可逆转的改变,能与逝者(丧失)说再见,并从美好的回忆中取得面对新生活的力量。

感受反应:包括自信、自尊和盼望,可享受更多正面的感觉,以及比从前多了的个人空间和自由。


好,我们看第三个阶段呢,就是接纳与重整。那么这个阶段的生理反应呢,表现在就是各个方面都回归一个相对的正常了,睡眠、饮食,包括躯体的这种不适,这些方面基本上都恢复正常了,那么认知的反应也表现在内在的伤痛逐渐的转移到外部世界,会找到一些积极的意义,接纳这个生活中不可逆转的改变,能与逝者(丧失)说再见,并从美好的回忆中取得面对新生活的力量。也就是说这个失去的不是真的我们都没有了,真正的我们去哀伤了以后,我们才能把过去的部分能够保留下来,不是真的全部失去了。如果过去失去的某一部分能够留下来,那么在这个阶段里面,我们个体的自信、自尊、希望是增加了的,可享受更多正面的感觉,那个体的个人空间和自由会得到增加。


那在接纳和重整的阶段里面,社交及行为表现就会有开始建立新关系了,而且还有对未来的计划,有些会延续逝者的兴趣或未完成的梦想,就是把家人的期待和梦想变成自己的,而不是为了逝者去做,而是成为TA自己的一部分。


所以这个时段因人而异,可以是数月、数年,甚至一生之久,然后这个期间也可能会退至前面任何一个阶段。所以我们说哀伤是有三个阶段,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一下,第一个阶段是震惊与逃避,第二个阶段是面对与瓦解,第三个阶段是接纳与重整。那么这三个阶段,并不是说第一个阶段就一定到第二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就一定到第三个阶段,这个过程当中不管是往前或者有时候往后,我们只要是在不断去体验这个哀伤都是正常的。只要不是停滞不前,简单说就是卡在哪一个阶段里面,比如说老是停在第一个阶段,那么第一个阶段是无法面对,是很麻木的,那相当于TA是一直在否认。那如果卡在第二个阶段的话就是老是怀念,老在瓦解的状态下我想那也没有办法健康。所以这三个阶段的话,不是直线的进程,我们在这哀伤的三个阶段里面,反反复复的去体验、去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那些感受。


哀伤过程(第三阶段)

社交及行为表现:建立新关系,计划未来;有些会延续逝者的兴趣或未完成的梦想。

时段:因人而异,可以是数月、数年,甚至一生之久,期间亦可能会退至前面任何一个阶段。

哀伤过程经历间歇而倒退几乎是必然现象,只要不是一直停滞不前都可理解为自然和正常,且三个阶段不一定是直线的仅此。


那我们来看看哀悼,刚刚说了哀伤有两个部分,一个悲伤,一个是行为上的跟哀悼有关的。那么这个哀悼的仪式都有哪些呢?在心理上都有什么样的作用呢?那我们首先看一下,大家应该比较熟悉或者说大家都有机会参加的葬礼,在城市里一个个体去世之后送到殡仪馆、亲属戴孝、报丧、发出讣告,然后举行追悼会、向遗体告别后火化、骨灰处理、家中纪念(家中的纪念包括比如说头七、七七等习俗)、清明祭扫,所以这些都是一个哀悼的仪式,哀伤当中也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哀悼(丧葬)仪式

现今中国城市居民采用的丧葬祭奠礼仪:

1、送殡仪馆

2、亲属带孝

3、报丧

4、发出讣告

5、举行追悼会

6、向遗体告别后进行火化

7、骨灰处理

8、家中纪念

9清明祭扫


那么这些仪式给我们哀伤的过程提供了一个什么样的机会呢?其实我们通过固定的仪式,提供了一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去完成与丧失客体的分离,去面对TA已经离开我们了。第二就是众人聚集得以分享和获得支持,那么面对这种重大丧失的时候,个体一个人其实是很难应对这样的情绪体验,是非常需要外界的支持的。那么其实丧失与哀伤跟创伤的关系非常的密切。创伤就是这个丧失和哀伤的过程遇到困难,那大家都知道你要去做跟创伤相关的干预工作或者是跟创伤有关的治疗工作,必须是团队,必须要有团队。也就是说,你要面对的跟创伤性相关的丧失,这跟成长性的丧失有所不同,创伤性的丧失里面描述的一部分那叫创伤,它的那种突发和不可预测带来的无力感、失连接的感觉、失控的感觉,不是哪一个厉害的治疗师,你能够一个人去做。因为每一个个体对于那样的感受你都承受不了,所以为什么跟创伤有关的丧失工作是需要有团队的支持,有这样一个基础条件才能做。一般的治疗另外再说。不然别人帮助来访,有可能你自己也赔进去了。你也创伤了。所以去获得支持是非常重要的,所有参与的人都得到了帮助,那么这些仪式对团体、对环境也是有帮助的,也是社区的一种对丧失与死亡的修通。


祭奠仪式给人们提供了体验哀伤的心理过程:

1、通过固定的仪式,提供了一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完成与丧失客体的分离。

2、众人聚集得以分享和获益支持,也是社区的一种对丧失与死亡的修通。

3、致悼词和对死者的哭诉,使得个体的冲突和痛苦,用社会和文化可以接受的方式得以表达。

4、清明节的祭扫,是一种有规律性的看望,也是与过去和失去亲人的一种连接方式。

这些仪式化的哀悼过程中,人们由丧失由丧失带来的痛苦得以修通,而不是形成创伤。


那么致悼词和对死者的哭诉,使得个体的冲突和痛苦,用社会和文化可以接受的方式得以表达。其实丧失永远伴随着愤怒和被抛弃感,不管是谁离开了谁,双方内心都避免不了要体验这个部分的。那么清明节的祭扫,是一种有规律性的看望,也是与过去、和失去亲人的一种连接方式。这个连接方式起什么作用呢?我的理解是整合。重新去反复整合,青春期是个体去面对与亲人之间的爱和恨,我们每个人一辈子都会在这样的爱与恨中不断去整合,和父母之间的既爱又恨也是需要去不断去整合,哪怕他们不在了,我们内在也依然不断在做这个工作,直到你本人离开这个世界,这件事情才停下来。


所以这个规律的看望和过去、和失去亲人的一种连接方式。就是一种反反复复的整合我们的爱和怨恨的过程。所以这些仪式化的哀悼过程中,人们由丧失带来的痛苦得以修通,而不是形成创伤。为什么说悲伤是情绪感受的这个部分,为什么哀悼的仪式这么重要,它其实是很重要的可以帮我们去修通哀伤的一个部分。


好,我们来看一下这个病态复杂的哀伤,在精神病学第八版里面有一个新的诊断,叫做延长哀伤障碍( PGD ),是指丧失亲人之后持续的哀伤反应,往往超过6个月, 难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缓解,所以又把它称为病理性哀伤,创伤性哀伤或复杂性哀伤。但是和我想讲的复杂性哀伤还有点不一样,因为这个诊断里面有一个必须条件是丧失了亲人,而我们今天讲的这个复杂性哀伤没有这样一个丧失亲人的具体事件,也会一样的出现这样子复杂性的哀伤,但是我们也看到了精神病学也在关注丧失后哀伤的反应和疾病之间的关系了。也很常见的在我们的临床中在生活中会出现。


复杂(病态)哀伤

延长哀伤障碍(PGD)指丧失亲人之后持续的哀伤反应,往往超过6个月,难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缓解,又称病理性哀伤,创伤性哀伤或复杂性哀伤(精神病学第八版)


那我们再来看看,复杂性的哀伤会有一些什么表现。有一类叫过度否认,对逝者怀着强烈的罪疚或矛盾的感觉,并拒绝接受逝者已死亡的事实,我们否认就跟这种罪疚和矛盾有关,当然这也是哀伤难以去完成的原因,严重一些的就是我们提到的抑郁症,抑郁症就没有办法去完成。那么我想讲一个在哀伤过程中对死亡个体过度否认的一个个案,非常的印象深刻,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我目前的工作中对病人经常要去展开很多了解,那些奇怪的或者跟创伤相关的情绪反应、表现,我要去问很多的家庭背景和原因。比较早的时候,我们的病房里从湖南来了一个18岁的女孩,她的疾病已经看了很多医院了,就是控制不好。通常来说她就是个边缘型人格障碍,一个小小的个头,把我们病房里的门都下了,兼职就是让大家不得安宁。非常闹腾,双向情感障碍,药物什么也都用了还是不行。当然我们是一个团队哈,当时童院长也在, 当时住了两次院,后面我们才了解到。她们家里面有一个姑姑在18岁的时候,恋爱失败导致精神失常,结果当时家里面为了控制她的精神失常,没有钱去看病,就用了一个很古老的方法,因为她的痰堵了,就去给她灌桐油,在强行灌的过程中不小心灌到肺里面去了,最后这个姑姑感染就死掉了。这个家里面的罪疚和矛盾都没有给这个姑姑立碑的,这个女孩就是在她姑姑死亡的那前后的时间里,她就发病了,这之后奶奶又出车祸没有多久也去世了,这个家里非常的混乱,当时完全都崩溃了。当时病房里跟这个家庭去工作的时候就会了解到这是一个家庭的创伤,那当时童院长就说,你们回家去把这个姑姑的墓地找到,把碑立上,然后跟她说“我不是你”,然后这之后还继续由药物治疗加个别治疗,慢慢地这个孩子才逐渐地稳定下来。所以我们可以看看哀伤中这个过渡否认的部分,就说我们所说的创伤是可以代际传递的。这个事情说起来会让人觉得很玄乎,真的吗?这是怎么影响的?不光是这一个,我还见到一个18岁的女孩,她妈妈在她18岁那天就对她说“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开始独立生活了”然后把她赶到另外一套房子里生活。然后曾女孩就懵了,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之前完全像宝贝一样,怎么一下对我这样了。后来了解到这个妈妈在很小时候,大概两三岁时就被送走,被丢出去后来又找回来的。然后在她18岁的时候被下放到农村一个人生活,所以这个妈妈在女儿18岁的时候把她自己的整个创伤在女儿身上去重现了。她对孩子说,这个时候你再谁也不能去依靠了,你是要全部靠自己,因为她自己就是这样子啊,下放到农村开始,所以看到这个,发现这个来访,会觉得很崩溃,完全无法理解,然后呢,所有的过去的这些连接啊,支持性的啊就都没了,所以她很崩溃啊,她也变得非常的,情绪的不稳定,不知道怎么办,就处于一个非常的混乱,我们说的叫混乱的状态,持续在一个混乱的状态里面,那我们需要去,需要很多的了解,然后重新去连接,然后再去处理这些过程,才是真的帮到啊,帮到去完成这种,没有完成的哀伤的。那么当然还有这种啊,因为强烈地感到逝者依然存在,当然他很依恋啊,所以不合理的长期保存遗物。我见到一个,我们当时是大概快七十岁的一个,非常严重的焦虑障碍的一个男病友,他在湖医啊什么地方都看高了,没有办法。到我们这边来的时候,他晚上睡觉,早上醒的时候,冬天他的那个内衣真的就是湿的,每天可以这样子。医生就说,你是不是有肺结核什么的,什么都查了都没有,甲亢也没有。然后呢,他老伴说,他到现在还保存着,他妈妈给他做的他上大学的时候的那个,那个垫絮,学生单人的,然后那个他妈妈给他做的一个棉袄。哇,叫我自己重新去学习、了解的时候,我说,哎哟天啦,这真的是太,跟这个里面说得很吻合的啊,因为他的话,因为很可怜。可能是因为在他的那个年代里面,家里面那个战乱,就是妈妈带着这个的孩子捡那些,捡那些菜叶什么的,这样子才生存下来的。他的发病是怎么发病的呢,是他们家的老房子拆迁了,那么因为拆迁的过程里面导致他和他的姐姐们,就是他的姊妹们之间闹得非常不愉快,其实就是都是分离的问题,我们说的丧失引起的。然后他们之间之前的关系都没有了,他就开始发这种非常强烈的这种焦虑,整个人就拧在那里了,不知道怎么办,然后出汗,数次吃药,不知道怎么办,然后整个的就是看了很久,我们说的是跟这个有关。


所以你看他这个拆迁你看扰动了多少啊,拆迁把他们那个家庭当中过去的一些很创伤的经历全部都拉出来了,就跟这个有关。啊他们过去没有办法面对,没有办法去处理的,就跟我们说过度的否认,那当然过度的否认的时候,那要去面对的时候,有多么困难了,所以我们说跟这个哀伤的话,这个过程有时候非常难的,需要,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的陪伴,没有办法那么快速的从这个当中就走出来,他需要时间去处理。


复杂(病态)哀伤

持续、长期的哀伤

1、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却依然对丧失体验产生强烈并无法消除的反应。

2、久久未能恢复正常的社交或工作的机能。


那么还有一个内容是持续、长期的哀伤,那么他表现就是经过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却依然对丧失体验产生强烈并无法消解的一个反应。我想这个是大家都可以理解啊,大家学创伤的时候都说祥林嫂,那些事情都已经发现很久了,可是她的,她的生活的内容,她的记忆的感受里面只有这些事情,那么很严重的人格障碍也是这样子的。我们在临床里面会看到一些来访,她总跟你说过去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碰到过啊,她永远就跟你说,过去那些,过去,就是那个事情,就是过去谁谁谁说的一句话,就是那些事情,她跟你说的话,说了三句其实就绕回来这些事情。所以啊,那么其实她也是和她无法消解的某些强烈的丧失有关,她没有办法再去说现实,她没有办法再去投入到现实里面去感受现实当中的事情和内容,她只能说过去,老是说过去的那些事情,反反复复地说,为什么那个时候那样对我,为什么那个事情要发生,为什么……跟你说,跟你在这个工作当中反复的,持续的,你可能工作了几年,她一说又说到过去了。所以这可能是个持续的、长期的,我们说的一个哀伤的表现。那么当然了,她如果说是无法投入到新的,无法去开始新的这种生活,你说她的这种社交啊、还有她的工作啊,或者学习的能力怎么恢复呢,所以她肯定会影响到她这个方面功能的,所以她就没有办法回复正常的社交,恢复到正常的这种工作、学习当中来,就是持续的,就在一个没有办法保持一个正常的一个生活、社交的能力的状态,其实这也跟这种,我们说的,持续、长期的这个哀伤的反应、表现有关。


复杂(病态)哀伤

延迟、压抑、夸大的哀伤

1、最初的丧失经验并未带来实时及适当的悲伤反应,但在往后的丧失中却引发出夸大或程度超出预料的反应。

2、可能会引发身心症状(如背痛、胸痛、肠胃不适、皮肤敏感等)

3、夸大的哀伤症状可能被判断为精神失常(抑郁症、创伤反应、焦虑症、摄食障碍等)。

那么还有这个延迟、压抑、夸大的这个哀伤。那么延迟的哀伤是指什么呢?就是他在最初的丧失经验里面,没有带来实时的,或者是这种适当的悲伤的反应,在往后的丧失中引发,这个也是还是比较常见的。记得我去地大给有些同学上课的时候,他们说,为什么有的人失恋以后他这么严重啊,他患抑郁症了,我说这个问题很好,这是因为他以前的这个丧失的问题没有解决,这次失恋只是把那个过去的、类似的部分给触动了,才会出现这个强烈的这种抑郁的反应,跟这个有关。

 

那么我们看到过的,有一个来访也是印象很深,我觉得真的是不可思议叫作。他是一个八十多岁的一个老人,家庭条件非常好,子女还蛮有这个能力的,结果呢,他是因为确诊有高血压之后,就开始出现有非常强烈的身体不适的啊、难受。呀到处去看,住院啊都没,都没有办法。然后就当时,那还是蛮早了,到康宁路那边的那个心理医院去住院,然后我们都觉得很奇怪啊,他的身体的状态挺好的,做了各项的检查,非常好,就是各项指标都是正常,血压控制得也还可以啊,他怎么就那么难受呢,呼吸又困难,胸痛啊那些症状哪里来的。一了解他个人的一些背景,就了解到,就发现他在四十岁左右,三十多岁的时候,曾经因为他的工作的原因,出现了很严重的肺部疾病,然后在那个阶段里面肺就切了三分之一,然后呢恢复的过程花了一年多,他那个时候没有痛苦没有感觉啊,他没有,他没有,完全是隔离、麻木的。

 

因为他当时的话,应该是可能当时对她照顾还可以。第二个,当然我们是猜想啊,他当时是要支撑家里面的了,三四十岁,家里面各个方面的生活,根本就没想过。因为他现在这次那个里面那个描述的症状,我们就可以理解了,嗯,这就是他当时做手术啊,他当时非常的痛苦啊,那么一年多去恢复他的这个身体的状况过程当中,很痛苦的那样子的一些症状和感受,现在跑出来了,多少年,40年。40年啊,其实当时医生很生疏,这过去这么多年,怎么真的还可以出现啊,不是在他的下一代。但是我们说还有啊,什么叫代际创伤,代际创伤是在他自己身上没有出现的,在他孙子身上出现了,啊,也是可能的。那么这个来访是在他自己身上出现的。嗯,那么他还会有压抑的,我们说的压抑的哀伤就会引发身心的症状,疼痛啊、胃肠的毛病、皮肤的敏感等等,身心的症状跟压抑了很多这些情绪有关,我们说躯体化的症状本身就跟情绪很难表达、很强烈有关系。

 

那么夸大的哀伤呢,就可能表现为一些失常。因为夸大以后就有点,就有些失控了啊,我们说的。但他可能会有些抑郁啊,包括这种啊,摄食的这个障碍呀,吃东西啊,当然购物等等这些都会,焦虑症啊,创伤的反应这些。


复杂(病态)哀伤

伪装的哀伤

1、高涨的情绪、过度活跃的行为、冲动控制问题、(冲动的决定、滥交、躁狂的思想和说话、睡眠的需要减少等)

2、可能发展出于逝者死前症状相似的生理症状。(复制疾病)


那么还有伪装的,这种哀伤的反应,它可以表现是高涨的,我们说本身这个躁狂的一种状态,有可能就是一个伪装的哀伤的反应,所以他表现得非常活跃啊、冲动,睡眠也减少了,那么他还有,这伪装的哀伤里面还有一个表现是复制疾病、复制症状。

什么叫复制,就复印机也是这个东西,我可以啊,就是复印一个又一个一模一样的。所以我们在有些躯体化障碍的这个患者身上,就会看到这个复制症状的存在啊,一个是印象特别深,不过我在想,为什么我对印象深的都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啊,就是也是一个六十岁,退休的一个,一个干部,就是因为他的膝盖,他说他有关节炎。但是让他去医院检查呢,总在那个边缘,不能确诊,但是呢,有些有些指标呢好像是,就是这个当中反反复复、反反复复,但是问题是他很不能忍受住他的焦虑,抑郁,让他都有点想自杀的冲动了,所以这样子来,来住院的,就我们在治疗当中就会发现,另外一个,他们家里面三兄弟,三兄弟姊妹,个个都有这个问题,还就是每个人都有这个问题是哪里来的呢?他父亲也有。他父亲到最后,到年纪比较大的时候,就因为这个关节,关节的这种疼痛是上吊自杀死的。那你看,啊,他们三,三兄弟姊妹,个个都是都是有这个关节炎的问题和困扰,我们说是真的叫复制啊,就是这个症状就是一模一样。

 

那么对于有些青少年,他出现的胃部的某些啊,在我们临床里面看到过,有些胃部的症状,然后我们就会问到,他很亲近的奶奶是因为胃癌去世的。就有这种,也是跟这个复制症状有关的,他没有办法去表达,去完成这个,跟这个啊奶奶去世的哀伤,但是身体把他留下来在表达。他的这种我们说哀伤的一个反应,属于复制症状的话,在躯体化,躯体化症状的这种来访身上是有,很有可能是跟他的这种哀伤表达的困难有关的,所以我刚刚前面说的,那么这些可能啊,这些症状的出现或这些表现是有一个现实里面,真的是有亲人去世之后导致的,那么呢,而且大多数我的印象里面还跟这种啊,叫做延迟哀伤反应,我刚说了精神病学里面诊断的是有亲人去世的,它还不那么一样。

 

他没有那么具体的一个那么大的冲击,我们说的,叫一个应激源,是这么直接,这么大的,那么它是一些可能生活当中,这个成长,我们刚说的了成长性的丧失,就激发了前面的积累。成长性的丧失,我刚刚说,你到更年期,我们说的,你在体验这些丧失的时候,我们刚前面说,我为什么关注老人,她们都是一下生病了啊,生一点小病。就拉动了一系列,前面的没有一直去处理的,这种丧失和哀伤的反应。那么青少年为什么现在问题多,一个青少年把一个家庭当中的这些部分都拉动了,所以这个家里应对不了啊。为什么家里面出现这样的问题,因为家里面应对不了啊,这个孩子一出现问题,家里面全混乱了,因为家里面已经全部掉到了这个我们所有的这种很应激和混乱的状态。我们刚刚说了,是个非常混乱的啊,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整个家庭也全部进入到这种混乱,不稳定,很困难的这种状态里面。

 

所以这个家庭也很难去帮助我们的青少年,他们要面对那么多的丧失,那么的混乱,这么多的困难的,那样子的,这部分支撑不了现在的,现在的青少年啊,他们就激活,激起了很多的家庭当中过去没有呢,没条件啊,我们说你要有条件,是你足够的安全、稳定。那么心理疾病也好,丧失和要处理哀伤也是需要条件的。所以经济方面越来越充裕啊,越来越好了,但是呢,你的内心里面有多少安全的感觉?你的这个部分你能,你有多少。肯定是有很厉害,很厉害,而没有办法去面对,我们说跟丧失有关的那样子的一些恐惧啊,失落呀,悲伤啊,生气的感觉,没有处理,所以当这个家庭当中有一个孩子进入到青春期,必须得去处理这块的时候。就激发了一系列的,我们说,跟这个丧失有关的哀伤的反应啊,就困在这个里面,没有办法去啊,去,去告别,没有办法去开始新的哦,那好多的这个家庭当中三代人在一起住着,嗯,所以那个分的过程是多么的艰难和痛苦啊,但是你不分就不痛苦了吗,不分还痛苦一些,所以我想这是为什么现在,也越来越多的个体,包括整个社会啊,也开始在关注心理的健康,关注我们要去怎么样子去调整和面对这些,所以那其实呢,我想有的时候过多的关注里面,也可能会把这个正常的部分,也当做异常的部分,来去,去评估,或者是强化那个困难,这我想我们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或者你有爱好或者有这个兴趣,你也需要去了解的。

我们前面说的哀伤的三个阶段的反应,包括来来回回、来来回回的过程,正常的正常的啊,是我们每个个体,你要去完成哀伤的时候,你都会要去体验,谁都逃不了,谁都不是特殊,只是那个程度,那个程度的不同而已,没有有和有的不同,只是有这个多和少,强烈还是弱一点的不同而已啊,所以我们啊,需要更多的去了解,就是面对丧失,我们多么不容易啊,那么面对这种变动变得越来越好,我们也内心里面要面对多少的这样子的一个压力,和这样子的一种哀伤的一些感受。不是只有兴奋,哪有,只有这个。你要能够去体验那么多的失落、丧失之后,你才能真正的去享受,享受那些把你拥有的东西,新的东西。

 

哀伤中的理论,我就不讲了,太专业点,然后我们来谈谈哀伤处理的原则。


哀伤处理的原则

1、帮助丧亲者体验失落,增加生者对亲友亡故的现实感;

2、帮助丧亲者界定及表达或宣泄情感;

3、将哀伤反应正常化

4、体现新生;

5、持续的支持;

6、允许个别差异;

7、促进沮丧者以健康的方式解决悲伤;

8、注意评估复杂的哀伤反应。


首先是要帮助丧亲者体验失落,增加生者对亲友亡故的现实感。说的是丧亲者,所以我们也要帮助有很强烈的丧失体验的个体或者来访去确定这个丧失的发生。那么很多的家庭困难的时候就很回避,你不能说,你不要说这个了,其实我们还是需要在理解的层面而不是去批评的层面去说,这个真的是太难受,但是还是发生了;我们多么不愿意它还是发生了,就像新冠疫情,谁愿意?谁都不愿意,那怎么办呢?那我们现在还在限制,你看现在又在说不要去离开省,不要外出,你真的不愿意,这么长时间了,但是还是得接受,就是它已经发生了,所以我们首先是要去确定这个丧失的发生。

 

第二是帮助对这个丧失的这种情绪去理解和帮助这些情绪的宣泄,就是理解和支持。我就是很生气,我就是很失望,我也很伤心,我也很害怕呀,这是正常的,在你真正体验的一个丧失的这个事件,这个阶段过程当中,你需要过好长一段时间里面都有这些情绪的,这些情绪没有关系,这些情绪在那个时候出现是个非常健康的非常好的部分,如果我们都没有去表达,它才后续会更强烈的影响我们,它才会成为病。

 

我们不是说创造发生以后就生病了,是因为创伤发生之后我们没有像今天说到的条件或者是没有及时去处理,它才变成了后续的影响我们的部分,如果我们在丧失发生的过程当中,及时的能够去关注它,能够去处理它,它就不会变成我们说的那种创伤,病态的创伤来去影响我们。

 

第三是将哀伤的反应正常化,这个正常化的话也是更多的去理解支持,不是以一个质疑批评或者是把它作为一个病态糟糕的部分来去理解。

 

第四是体现新生,帮助他去看到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有其他的部分,永远是这样,关了一扇门就开另外一扇门,所以去帮助他去看到另外的部分。

 

第五是持续的需要去支持,这个过程,允许个别的差异,我们前面说了,哀伤的三个阶段里面可以来来回回,来来回回,来来回回,每个人都不一样。那有可能有的人可能他比较快一点,到了我们说的重整的阶段,可能有的个体他在那个刚刚那个瓦解的时候,一下子又很困难,又回到了一个比较麻木、回避的状态里面,也是可以理解的,只要他还是在不断的面对。

 

第七是促进第三者以见面的方式解决悲哀,就是刚才大家有谁提到说那是不是应该哭一下呀?很好,在这个疫情过程当中,哭一下是当时最好的,最简便的,最有效的方法,是当时给很多的医护人员,给当时工作一线的医务人员提供的,你觉得难受了,你就让自己哭一下,是最直接最快的,能够去倾泻自己当时那么困难的情绪的一个非常直接的方法,好好的哭一下,自己一个人去好好的哭一下。

 

我们说这个哀伤的过程里面不是有悲伤的反应吗?悲伤是我们的情绪和情感的,哀悼是外在的行为的,所以哭是一个非常好的,没有那么吓人,不会把人哭死,哭也不会让你那么失控,我们有的时候对哭的那么害怕,对吧?

 

第八的话是要注意评估复杂的哀伤反应,这个可能更多的是我们需要关注到他用了这些方式之后,他的这个哀伤的反应有没有没有得到一些缓解。不是全部没有了,是减弱。他如果是没有减弱还在加重,那可能就确实需要转诊去专业的机构里面评估,有一些专业的治疗。


走出哀伤的行动

心理内部的有效行动:发展自我观察能力,并致力于整合,培养关爱自己,与自己建立链接。(丧失——儿童时期发展的策略——断开连接)

外部世界的有效行动:身体运动、觉察、团队合作、瑜伽、正念、与他人互动以及反思自己的经历等疗法中获得帮助。


这是我最近的一个关注的,要有有效的行动,对于创伤的治疗有很多的方法,对于这个行动这一块儿,绿色代表的是更多的有效的行动和希望,所以我觉得对这个海报的人是非常有感触,我想关注到我们有效的行动,走出哀伤的有效的行动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内在,一个是外在。


有关我们心理内部的有效行动呢,它是指要发展自我观察的能力,就是去了解你的这些情绪反应,我们刚刚前面说了这个哀伤的三个阶段里面我们会有麻木呀,会有这种瓦解呀,会有一些这种接纳呀,你要去对自己的这些状态、感受,要有要有观察的能力,要去多培养建立这种能力,然后致力于整合,其实你这个能力建立的过程当中,就会帮助你整合。因为我们越没有办法客观或者没有空间的时候,我们就会比较片面,你的空间越大,你的容纳的越多,你就能够思考,当然你的整合也会好一些。

 

你培养关爱自己,就像卢林老师,她要沙龙里面也会有吃喝玩乐的部分,是关爱关爱自己的需求,关爱你们内心的需要,这个玩乐。它代表是我们是有需要的,你希望关心,你孤独的时候需要有人陪,对吧?关爱自己,关爱自己困难,爱自己的困难的时候就去表达这个困难能够得到帮助,我觉得跟这个有关。

 

然后与自己建立连接,这是内在的。什么叫做与自己建立连接。那么丧失的话它会触动我们每个人可能是孩子时候发展出来的一个策略,我们每一个人很弱,很弱的时候的策略就是否认,就把这个部分给否认掉了,就好像那个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就跟那个部分断开了,我们要跟自己连接的意思是我们要去体验那些我们回避的所谓的部分,那是什么?那肯定是恐惧,肯定是愤怒,肯定是绝望,对吧?所以我们要连跟自己连接的是,你要去体验自己内在里面的那些很真实的感受,这叫连接。

 

当我们的心理治疗的工作,特别是动力性治疗里面这个部分也是我们一直很重要的工作,我们需要帮助我们的来访去和他过去断掉的那一部分连接上,才能够再去整合,才能再去调整。如果那个部分都没有办法连接上的时候,我们其实是那个困难的部分,他就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我们前面说的那个复杂的哀伤的形式,在影响着他们现实的生活,就跟这个有关。

 

那你看我们内部的有效行动,动力性的治疗里面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心理动力治疗里面它给给个人带来的这个作用,它是在慢慢的时间越长作用越大,它不是一个短期的,是因为它是让一个个体学会了更多的去发展自己的这种能力,他更多的在一种跟自己连接,让自己有更多的空间去思考,去发展的这样子的能力,所以他是随着这个治疗结束的时间,越来越的会对我们有帮助,我非常同意这个说法,它是一种帮助成长。


所以去跟我们内部进行有效的行动非常的重要,那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外部的也是同等的重要,那和外部世界的有效的行动就是运动,有关觉察呀,团队合作,瑜伽、正念与他人互动,以及反思自己的经历的疗法中,包括我们今天的这个沙龙,那么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有效的行动。


调节情绪的行为——降低紧张度

长时间步行

哭泣/流泪

摔枕头

掷飞镖

捏线团

拧毛巾

跳舞

运动


还有的就是我们要学习一些去调整自己情绪的一些方法,把自己紧张的情绪降下来,你看哭,非常好的,摔枕头,什么捏线团啦。我觉得以前好像我还看不上这些方法,现在我觉得这些方法太重要了,所以我也觉得自己有一个成长和接纳,以前就觉得很厉害的事情,要做什么很大的事情才有用,对吧?不是的,其实很看起来很小的,但是其实是很重要的,我们随时都可以帮到自己的方式。

 

长时间的就是你去运动,当然是在你的身体可以适应的,所以你看就是做一些这种宣泄情绪的方式,还有那些青少年,我告诉他们你是撕纸巾宣泄有什么关系呢?没有破坏,对吧?


可能是说运动跳舞都是比较好听一点的说,摔一下枕头,撕一下纸巾,把一些东西扔掉,这也是很好的办法,没有那么多的评估,说这就是一个坏的、不好的行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大声的喊叫一下,有什么关系;洗澡呀,听音乐呀,养宠物,青少年发展的很好的一个过渡性客体的陪伴,所以经常我去我在门诊看到青少年人际关系也没有,首先就说你家养宠物没。没有,你可以考虑养一个,然后看你喜欢是猫还是狗。

 

我非常多的让他们去尝试做这样的这样子的一些行为。所以现在什么这个猫咖呀,什么狗咖特别的火,对吧?很重要,很多独生子女他们怎么去分离?没有这些过渡性的这个空间,非常难,对吧?


丧失是分离的一个过程,哀伤可以帮助自我同一性的再次塑造(完成对自己的重新认同与整合)!

人成熟(心理成长)是一次次体验丧失与哀伤的过程!


所以丧失是分离的一个过程,丧失可以帮助自我同一性的再次塑造,完成对自己的重新的认同和整合,让我们更有安全感,不说其他的,更有自己的能力的感觉,对吧?那么人成熟心理成长的这个过程就是一次次的体验丧失与哀伤的过程,那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讨论和答疑:


提问1:请问老师,为何自杀比意外,病故等让人难以接受?为何自杀的家人更需要心理辅导和建设?


张红老师:如果说是病故的话,我们内心里面有一个预期,可以一定的理解和接受,创伤性丧失就是和这种突发意外,还有伤害,就是对我们人的这种价值体系的破坏,对信任的破坏,对于自杀来说的话,冲击更大。

 

说创伤的话对于自然灾害带来的影响也会小一些,是我们可以理解,可以接受。对于说人为的什么战争或者是虐待呀,这些我们就会更更困难,更痛苦。内心里面更难去接纳他,因为我们说的哀伤需要一个接纳的过程。

 

如果说是跟我们更能理解的价值体系有关的一些丧失的话,我们更容易去接纳一些,对于超出了、破坏了我们的这种价值体系,我们大家都认同一些方式,它带来的这种创伤和伤害就更强烈,更严重,跟这个有关系。

 

现场学员:以前不知道丧失和哀伤那么重要,参加追悼会那么重要。以前家里奶奶去世,觉得孩子去也没什么用,否认掉参加一些仪式的重要性,老师说到这个的时候,让我想到参加一些仪式的重要性嘛

 

张红老师:就是你说的那个过程确实挺重要的,有孩子的家庭,很小的孩子不太适合,因为他太小了,那种环境里面他还无法太多的去体验和承受,但是对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说,他已经长得足够大,他已经开始体验这个丧失了,我们说青春期大概十岁左右,他就已经开始有他的想法和感觉了,那么那么十二三岁就不用说了,他其实很明白,那么有些家庭里面很回避,其实有的时候父母不让孩子去参加,是父母通过孩子来去回避到自己内在里面害怕面对的部分。这个时候父母通常会很很容易说让我为孩子着想,他的学业也很重要,他有什么很重要。我想这个说到这儿,其实我自己也有体验的,当然我对这个感兴趣,跟我自己的创伤有关系,父母有一部分很难面对,就会分裂开成两部分,一个在面对,一部的就在孩子那里不面对。

很多时候父母就就觉得孩子们不用去面对这个,但是其实这就是这个家庭,这个家族面对困难的一个表现。所以孩子那么亲的人去世,他们是真的需要去的,包括重病的老人,可能孩子留下了很大的问题,孩子很内疚,他那么深的情感,他都没有去探望过,没有去告别呀,没有去处理他的哀伤的反应,他们会说自己很无情,自己没有感情,很难接受自己的这些反应。所以刚才我觉得这个话题还蛮重要的,对于这种家里面有这种青少年的孩子,对于这种老人的去世的时候去体验参与这样子的仪式,去体验这种丧失,去面对这些哀伤,其实对他的成长是有非常积极的作用,是不会伤害到他们的。

 

卢林老师:这张红老师今天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张红老师是精神病院的心理治疗师,我们刚刚经历疫情,讲的更多的是亲人的丧失,其实丧失是有很多,比如说我是神经科主任,我看到很多人是机能的丧失,比如我中风了,我丧失掉我们的视力,我丧失掉我左半边的运动的功能。我碰到很极端的,大面积脑梗塞,大面积脑出血,血管爆裂昏迷了,他醒来之后突然体验到丧失的感觉,我的左上肢和右下肢不能动了。我记得有一个老爷爷跟我说,我宁可不要我的命,我都要我的腿能动,他很难接受,这个也是我们更常见的丧失。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对吧?包括我们丧失掉我们的听力,然后那个我们丧失掉我们思考的能力,发懵,对吧?他不一定是亲人的丧失。我们在这个疫情后很多人来找我们再聊,我丧失掉工作的机会。昨天晚上还有一个以前的同学,跟我讲疫情前把房子抵押了做了一个火锅店的,大家就可以想象,疫情之后,他丧失掉自己的房子,丧失掉家里的钱,还欠很多钱,这个也是悲伤的事情。我督导的案例,有个来访,家里条件很好,童年不停的搬家,他说他没有办法交到朋友,他说没有意义,我总是丧失掉我的朋友说的,我的老师,我熟悉的东西。

我自己在英国的时候,我就特别怀念我武汉的菜场,活的鱼,有个认识老师跟我说要不就留在英国,我说不行,我是江南水乡长大的,要要回去,我每周要吃活鱼。我就怀念菜场那卖葱的、卖姜的,卖鱼的,都认识。买了鱼以后他帮你刷呀,做成你想要的,鱼头也好,鱼片也好吃,糍粑鱼也好,然后你就去买别的菜再会老。当我回来,城市改建,那些都没了,当时同事给我接风,我就很愤怒,同事说蛮好呀,城市改建,我说我是很难受的,那是我几十年对我还的记忆,对吧?

 

我觉得我丧失了我的菜场、那些卖菜的、卖肉的、卖鱼的,他们曾经跟我关系好的不得了的,但不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我想起来就很难过,丧失是非常难过的,是需要哀悼的,那一年武汉晚报跟我约稿,我说我不想写人,我想写菜场,他们说发不了,我就想写菜场,写我熟悉的情感的部分。


其实我们每个人一生不断的经历丧失,然后我们去重建,对吧?比如我们要重新组织我们的资源,到哪里可以买到新鲜的菜,新鲜的鱼。我现在的菜场不能剁鸡,我烦死了,我以前的菜场是可以的,于是我现在学会了剁鸡。所以我们不断的适应丧失,不断的去重建。

 

青春期的孩子要象征性的杀死父母,特别是有一些高高在上的父母,有些孩子在咨询室里有了勇气想回去表达愤怒,很想回去讨论,跟父母去讨论,因为之前总吵不赢。我们要帮助孩子看到,我想要的那个父母,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蛮难过是吧,这是一个现实,你想把父母变成你理想中父母,不大可能。要去哀悼。

 

张红老师:你说到愤怒的那个情绪,其实也是很重要的一个过程,也是非常真实的,之讲到手脚功能的丧失,我们去想一下,那个感受真的让人觉得难以忍受的。

 

卢林老师:是的,我们去哀悼这个丧失,哀悼很重要。有的人桡神经损坏,手腕动不了了,著名的体操运动员桑兰高位截瘫,他怎么处理,他要哀悼。有的人哀悼的很好,比如苏联有一个无腿飞行员,丧失他能够哀悼的很好,他可以组织很多他有的功能,每年的残奥会,很多残疾运动员,跑的比我们还快,游泳有的比我们还好。我们跟来访工作,还要重建,这是丧失的第二个主题,到时张老师再来讲。我们面对青春期的青少年,他有一个很大的丧失,就是丧失掉他婴儿期幼儿期潜伏期的卖萌、他只要记忆、乖就能获得很好的关系,到了青春期,因为性激素的分泌,关系不好相处了。他面临着他要是去这些模式不好用了,逻辑也不好用了,他感觉到丧失了很多得到表扬的机会,觉得自己是有用的,有价值的,好的,很确定的,为什么青春期很叛逆,他们面临一个巨大的丧失期,所以大家家里有这个青春期的孩子,或者是我们在跟青春期孩子工作的时候,丧失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

 

学员分享:我想起我曾经遇到困难,有一段像祥林嫂的日子,她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一个有了丧失的经历之后,没有建立正确的分享的例子。当我们有了一个巨大的丧失之后,怎么能够有效的和他人进行一个沟通,而不是像祥林嫂那样就是比较失败的,没有得到别人的一个正确的共情。

 

张红老师:你说的跟我们通常的心理治疗又不同了,你说的跟创伤和应激关系非常大,还是有所不同,你说的这个状态叫做危机干预了,其祥林嫂发生的这个事情,他已经出现危机了,他是一个急性应激反应,就是叫做危机,它出现了那种有些失控的情绪,情绪持续在一个在一个状态里面。在这种状况下,首个体有可能通过调整,调整不好的。我又不能睡,又不能吃,又不能喝,天天就想这个事情,失控了。这样的状况下我们去做心理治疗是不合适的。所以我觉得你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好的问题,非常重要。好的问题。我们的心理治疗的工作需需建立在你的来访目前的状态下是可以思考,他的情绪是保持一个相对的稳定,就像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基本代谢是正常的,你没发烧,我个人经常会理解心理治疗是健身,心理治疗是健身锻炼身体,如果你在发烧的时候,你是不适合而且对你没有太大的帮助的,是需要你身体各方面的机能恢复到正常的水平时候,我们去健身去提高你的身体的素质是有用的。所以如果是在一个很应急状态下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故,特别像孩子没有了,等等这样的,我们说这是一个危机的事件,心理危机的事件,创伤的事件,所以冲击事件最开始的干预里面是和我们的心理治疗不一样的。首先我们要评估他的精神状态。怎么评估呢?一般是通过他的饮食,睡眠,日常生活常态的,就像我们评论你发烧,你的体温怎么样,心率怎么样,血压怎么样一样,所以我们的心里精神就一样的有评估了,怎么评估,你睡不着觉呀。你这三餐能不能吃饭。你的情绪和思想活动能不能保持一个正常的应对,如果这方面出现了有困难和问题的话,那就不是我们这个通常的心理治疗,你首先要把这些部分能够稳定下来,所以对于说饭都不吃,也不能好好睡,我还是这么认为,也可能我有点主观,有些青少年太紊乱了,日常生活太混乱,黑白颠倒,饮食也是非常的紊乱的时候。首先我不是跟他讲什么太多的心理治疗,首先你把你的这些方面作息能够稳定下来,他如果自己的调整稳定不了,要看医生吃药,因为你自己调整不了,不是你能控制的,就像发烧了,你怎么控制得了一样。药物把这些情绪,他为什么会那么紊乱呢?是有非常激烈的持续情绪导致的。一个人情绪紊乱,因为你看不到那个情绪,你以为没有吗?他不会直接说呀,包括上网,网瘾,他开心吗?开心的人从来不会网瘾,开心的人不会赌博,对吧?他表面上说我蛮喜欢的,但是其实他非常对于困难的情绪是用行为在呈现和表达的,所以我们需要有评估的,特别对于这种如果是有这种应激的事件,大的创造事件,我们首先要评估,评估之后第一步做的事情是要稳定,稳定的部分跟我们今天说了,其实哀伤的处理里面也有这个,我们没有跟他分析很多,你看首先是确认丧失的发生,然后是陪伴、支持、没有那么多的分析,没有那么多的处理,对吧?所以危机我们说的创伤的这种危机的干预不一样,我们是帮他寻求资源,什么资源呢?寻求外部帮助的资源,寻求他内部自己去处理问题的资源。就像疫情期间,我们会问你遇到这个事情以前有没有处理的经验。你找过谁呀?你做点什么能够帮自己,那你现在还可以在外面怎么帮自己。找你自己过去的经验,找你自己觉得你可以做的事情,是内部的,我们刚说的内部和外部,那么外部的就是你要去了解很多的信息,有关疫情的,有关疫情的干预有关,因为疫情的影响,你担心的,你可以去了解很多的信息,当然是很官方的,包括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亲戚朋友,包括社会呀,社区等等,这些这是外在的,所以跟这种急性的,我们说的跟创伤有关的这样子的应急的处理是首先保持稳定,让他安定下来,理解支持,然后帮他找资源,就是自己的内在和外在的,这是我们干预的方式,而不是开始去谈心理治疗,那那是谈不得。所以本身这就是有不同,就是创伤的这个干预是专门的有一个体系,我们的心理治疗是一个慢比较慢的,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去处理的这样的一个过程,那么如果是一个比较急性的时候,是一个比较有框架的去处理现实的问题,不是那么多的去探讨他内在的东西,我们动力性心理治疗是更多内在连接,去了解自己更多的主题,是关注的是我们怎么理解自己,怎么去了解自己的一些反应和需求,怎么自己有哪些困难没有办法直接表达等等,或者我自己有哪些困难,这个能力不够,就是我们的治疗当中要持续去关注和了解,然后去发展的部分。

 

学员分享:我哀伤的时候我就不知道怎么去选择,跟谁去分享,去表达,然后去得到一种共情和支持。如何去选择?因为我之前有有过经历,就是可能就是像祥林嫂那样可能跟很多人讲过,我要得到一个有效的支持,反而说感觉讲出去了会有一种还不如不讲。

 

张红老师:那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会觉得可能就需要更专业了,因为你刚刚说的这也是一个事实,就是因为我们有时候越亲近的人,他有的时候越容易被感染。所以所以心理治疗有一个禁忌,你再厉害的治疗师,你不能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做治疗的,因为你也会被他卷入和感染到你的情绪。所以说有时候跟我们特别近的时候,我们难受的感觉也能够影响到他。假如你刚刚说的我们去寻求这样子的帮助,支持的时候,可是他们承受不了,或者没有办法持续的去帮助的话,那这个时候我们可能就需要找专业了。专业的话一方面他对这个部分的理解不一样。第二个是他跟我们保持的这个距离也是一种力量,更好的能够理解和支持,所以这关系近的话要看这个背景的,如果这个感受太困难的话,可能近是把大家都往里面拉,那如果说是比较轻一点的话,大家可以更容易的面对,所以这也是不同的地方。

 

助理:今天的沙龙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卢林老师:意犹未尽

 

张红老师:这个话题永远没有止境。

 

卢林老师:过几个月你再来一次,丧失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有很多的内容,尤其是作为疫情的首发城市,我们有很多丧失的经历,我们需要修复、去哀悼,去成长,需要很多的讨论。

 

张红老师:是的,哀悼好了,才能绿色,就是海报的颜色,充满了希望和活力。


写在课后:在每个人的一生中,无论我们多么不情愿有丧失、多么希望可以回避、拒绝、或否认丧失,丧失都注定会不期而遇,如影随形:


比如孩童在成长的过程丧失通过脆弱和萌与父母以及外界建立关系,而需要发展出其他建立关系的方式方法;比如搬家、转学、换工作会丧失掉原来已经建立情感的人物、环境;比如疾病会让我们可能丧失掉自由呼吸的能力、很好的听力、很好的视力、肢体的灵活等;更不要说交通事故中我们丧失自己身体的某些肢体或某些功能,比如疫情中我们丧失亲人、朋友、隔离时身体的自由。。。


丧失让我们痛苦、无力、无助、感觉到孤独和挫败,是我们每个人人生中必须面对的成长主题。


如何面对与处理丧失,是我们提高现实能力、走向整合、可以享受生活的几个关键之一。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
抚顺市望花区起源心理咨询室网站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您可在微信中搜索微信号「qy1879」或扫描左方二维码获得“暗号”哦!更多资讯等待你了解。

标签: #抑郁 #哀伤 #创伤与应激

相关文章

心理咨询

电话咨询
心理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