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起源文摘 > 精神分析技巧悬浮注意的临床应用!

精神分析技巧悬浮注意的临床应用!

发布于:2021-11-30 作者:起源心理 阅读:693

欢迎访问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我室的咨询电话/微信189-4030-0372

如果有需要不要犹豫,可以随时联系我

来源:2015年全国精神分析大会

转载:张松 · 经典精神分析博客

精神分析技巧悬浮注意的临床应用

作者:松木邦裕

翻译:郑悦

校对:张蓓兰、高睿

审稿:张海音


摘要

 这篇文章讲述的是把悬浮注意(德语:gleichschwebende Aufmerksamkeit)作为一种觉察潜意识的途径。我将从两个不同方面进行解释。 第一种方式,以分析师允许自己的注意力像探照灯照明黑暗一般自由漂浮作为开始,觉察被分析者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潜意识焦虑。对于这一德文术语的英文翻译“free-floating attention”(自由漂浮注意)表达出了这种注意的用途。第二种方式,分析师保持、悬浮在半空、让分析的客体引导悬浮的注意力,允许知觉、感觉和想法自由漂移。Bion的幻想(reverie)就是通过这种处理注意力的形式从而进行实践。英文翻译为“均匀悬浮注意”(evenly-suspended attention)准确地描述了这种方式

这两种觉察潜意识的途径形成了两种分析的方法。在第一种精神分析的工作方式里,分析师通过使用悬浮注意中的“自由漂浮注意”(free-floating attention)觉察被分析者的焦虑。然后,分析师确认焦虑中潜意识部分的内容和结构,诠释它们建构的潜意识动力,以这样的方式理解潜意识幻想本身。通过这样的工作,分析师交叉体验此时此地的移情和反移情作用,并把它们与自己的诠释相关联。这种技术应用广泛,因为它不受制于分析的设置,比如需要面对面,使用躺椅的传统设置或者游戏;还要有固定时间的会面等。也就是说,这个技术可被应用在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精神分析、游戏分析和其他的精神分析性疗法中。第二种方式将悬浮注意作为一种“均匀悬浮注意”(evenly-suspended attention)状态。在个人体验的过程中有一种现象,被分析者作为咨询室里完整的个体存在,分析师把被分析者从总体上、筛选后的要素提炼从而获得顿悟。在使用这种方法时有一定的要求,比如建立一种独特的使用躺椅的精神分析经典设置从而让被分析者进行自由联想,以及精神分析治疗的固定频率等这些方面的考量。对于精神分析来说这种方法可以带来独特、更深入和生动的理解。


I. 引言

      在精神分析的设置中,分析师通过分享被分析者的精神活动,发现当事人身上核心的真实自我部分,并把这种真实“涵容”(containing)在记忆中。我们都能意识到,不管对于被分析者抑或分析师而言,这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它远远超过任何一种普遍认同的常识。换句话说,分析师和被分析者完成这项任务将会面临重重困难。站在分析师的立场上试图去克服这个困难,需要用到精神分析的方法。这方法是通过精神分析外部设置的形式,分析师分析的心智状态和使用的技术来展现。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介绍两种有关觉察被分析者潜意识的方法,这也是分析师工作的切入点。我希望呈现出这些方法将有助于清楚地说明精神分析方法的本质。

II. 分析师觉察被分析者潜意识的方法

     弗洛伊德提出,精神分析中觉察被分析者某些潜意识的方法,叫做悬浮注意。如果逐字理解,它的意思是“均匀浮动漂流注意”。

     德语Gleich 的意思是“相同”或“平等”,schwebende的含义是“漂流”、“浮动和漂流”、“浮动和飘荡”,以及"未解决",Aufmerksamkeit 一词意为“注意力”。

     弗洛伊德在同一篇文章中用如下文字描述了此种觉察方式。

     “把它放入一个公式中:他必须调整自己的潜意识像接受器官一样接受病人潜意识的传输。他必须调整自己面向病人就像听筒接纳麦克风的传输。正如接收机接受由声波组成的电话线再将电振荡转换成声波,这样医生的潜意识有可能,从与之交流的潜意识衍生中重建潜意识。这要求病人自由联想。” (SE 12, pp. 115-116)

     简而言之,因为被分析者的潜意识被我们的潜意识所觉察,我们要做好让自己的潜意识作为接受器官的准备。

弗洛伊德这样描述这种觉察方法:

     “它不是简单地将一个人的注意往某个特别的事物上引导,而是对听到的所有内容保持相同的‘均匀悬浮注意’(我之前提过的)。” (SE 12, pp. 111-112)

     此处,弗洛伊德用的短语是“我之前提过的”,这是指他对于“小汉斯:一个5岁男孩的恐惧症分析”的描述 (SE 10, pp.23,1909),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将悬浮我们的判断,给予观察到的一切内容以平等的关注。”

     这是他在1912年的陈述,然而,后来他在同一篇文章中进行了一点修正,改为“对一切保持平等注意” 。(SE 12, pp.112)

     事实上精神分析学家使用的觉察方法——悬浮注意 已经被证实。然而在实际的精神分析实践中,此种方法被用于两个不同的方面。

1. 作为自由漂浮注意的悬浮注意

     使用悬浮注意 时,其中一种方法会聚焦在弗洛伊德提出的“给予平等注意”的部分。这可能是该方法的特点。

     在进行悬浮注意 的过程中,注意力是浮动的,注意包含的意向性是前意识和/或潜意识。当我们注意时觉察就开始了,它自由浮动和漂流,感受并捕捉到一些内容。换句话说,这里提到的注意可被比喻为探照灯。注意类似一个自由漂浮在患者潜意识黑暗中的探照灯,注意也可像一个手电筒的光,没有焦点地照明。当光线聚集照明某些东西,这被称为“知觉”。

     在把觉察作为理解悬浮注意 的描述中,翻译为“自由漂浮注意”(free-floating attention)(Fenichel,O., pp. 425, 1935; translation pp. 15, Greenson, R.R., pp. 100-101, 1967, Casement, P. pp. 56, 1985, Balint, E. pp. 16, 1993) and Iwasaki, T, pp.109, 2002)可能是最好的。

     例如,在段落“2.612:分析师如何倾听”中,R.R.Greenson写道 “一个人用均匀悬浮,均匀盘旋,自由漂浮的注意来倾听” (pp.100,1967) 以及“他(分析师)以自由漂浮注意的方式做倾听” (pp.101)。Greenson也改述这是“无选择性的非直接的注意,自由漂浮的倾听”。

     这可以理解为Greenson的临床立场,他采用了“自由漂浮注意″ 这个短语作为对德语悬浮注意 的英语翻译,得到了洛杉矶分析训练师Greenson兼同事Otto Fenichel的支持。此外,他的受训分析师Sandor Rado也支持Fenichel的观点。附带说一下, Rado是一名分析师,与Sándor Ferenczi在布达佩斯组建了匈牙利精神分析协会。他们俩保持着非常亲密的关系 (Grosskurth,P.,pp.94,1986)。

     我的假设是Rado可能采用了Ferenczi对于悬浮注意 的理解。通过分析训练,这种方法自然地传承下来,从Rado 到Fenichel,再到Creenson。这背后的一个重要信念是治疗师的原则——“一种分析师的积极和灵活的态度”,这是Ferenczi通过不断试错获得的经验。 Ferenczi将“积极疗法”实践引入精神分析(1920),他建议分析师用积极的态度和患者谈论梦,并且做出解释说这是一个“悬浮的注意”(suspended attention)不适用的特殊情况(Ferenczi,S., pp. 238, 1923 )。我会认为这是“积极关注”的起源,包括自由漂浮注意中也有这层意思。我相信Ferenczi乐于通过使用精神分析帮助他的患者,所以我认为他在无形中试图把悬浮注意 作为一种更积极的方法来使用。

     事实上,在Fenichel的《精神分析技术的问题》中引用了Ferenczi的两本书,在Greenson著名的有关技术的教科书《精神分析的技术和实践》第1卷(1967)中也引用了Ferenczi的观点,这些是支持我观点的论据。

     在后期与Rado合作的来自柏林的Karl Abraham,他的观点从未被引用在Fenichel的书里。尽管Greenson的书籍和论文中有提到过karl Abraham的观点,但他的论文被引用的次数比Ferenczi少得多。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尤其如果我们记得Fenichel是在柏林接受的分析培训。1921年Rado搬到柏林,原因是匈牙利的反犹太运动让呈现出暴力升级的趋势。在这次迁徙中和他一起的是Franz Alexander (Grosskurth, P., pp. 94, 1986)。在我看来,即使Rado和Fenichel曾在Karl Abraham的影响下在柏林研究所工作过,但他们都支持Ferenczi的分析技术观点,包括对悬浮注意 的理解。

2. 作为均匀悬浮注意的悬浮注意

     第二种类型的悬浮注意 是允许注意力漂移或悬浮,而没有任何的指向性。注意力离开,漂浮在空中,没有任何目的。弗洛伊德的另一个表述是:“为了检视这些晦涩的地方,我会经常人为地尝试让自己失去判断力。” (Sigmund Freud and Lou Andreas-Salomé:Letters, May25, 1916)

     我想使用术语“均匀悬浮注意”(evenly-suspended attention)在此呈现,这个术语是由Strachey, J. (1958) 翻译的。(Racker,H.pp.26,1968, O'Shaughnessy, E. pp. 1525, 2005 and Fujiyama, N., pp.417, 2002)

“suspend”一词的本义是“悬挂”,在这里的含义是“让物体漂浮在半空中,或使其漂浮在空间里”。换句话说,它代表了一种无指导的或没有方向的状态。

     比昂(1970)称这个方法为“无忆无欲,无理解,”或“我建议需要减弱‘灯光’——穿透黑暗的光束。一道非常微弱的光将能够可见黑暗” (Bion, W., pp. 41-54,1970, and pp. 37, 1974)。在日本, Maeda,S.将其描述为“‘不注意’”的注意。)这是一种源自印度奥义书中的哲学禅宗思想,可能是Bion从小在印度生活时从印度保姆口中的传统民间故事里学习到的。该方法可以说是一种允许注意力悬浮在半空中的有意识的或前意识的活动。分析师固有的工作模式,不会通过激活分析师的任一五官感觉提高意识,尝试去觉察被分析者表达的总体氛围。注意力不是直接指向这种方式感知的东西。而是允许以完整形式漂移幻想。因此分析师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

III 来自悬浮注意 的两种不同觉察方法的理解方式

     我描述两种不同的觉察被分析者潜意识的方法。方法上的差异不可避免地带来不同的理解方式。

1. 觉察和理解的第一种方式

     在精神分析和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领域这种方法被认为是“正统”技术。很多年来我自己也使用这种方法。虽然下面的描述可能有些过于简单化,但是我就在这样的分析设置下完成我的工作。

     德语 悬浮注意 作为“自由漂浮注意”时,分析师试图觉察被分析者的焦虑。我们对被分析者的论述保持“自由漂浮注意”,觉察其更深刻的焦虑、恐惧,和其他出现在此时此地的各种情绪。

     我们将觉察到的情绪作为一种核心因素,开始解读被分析者联想中出现的潜意识焦虑和幻想。同时我们捕捉内部客体关系的许多可视化结构,在浮现出的动力性内部客体世界中,读懂其中揭开的故事。

     这项工作的过程类似于清醒时的dream-work-α,几乎以前意识或者潜意识的方式来呈现,类似梦境想法、梦境和神话的思想水平(C level of the Grid) (Bion, W., 1992)。与这个工作平行对照的是觉察我们的反移情。然后联系这些理解去掌握移情中出现的特性和动力。以理解移情为基础,从此时此地的关系角度进行解释和面质。

     

以列表形式总结上述内容:

     1. 用“自由漂浮注意”的方法倾听被分析者,觉察其更深刻的焦虑、恐惧,和其他出现在此时此地的各种情绪。【德语 悬浮注意 约等于 自由漂浮注意】

     2. 用觉察到的情绪作为核心因素,深入了解被分析者联想中的潜意识幻想内容。

     3. 掌握内部客体关系的结构(大部分是可视的)。

     4. 对内部客体关系的发展过程的解读。

     5. 重复步骤2到步骤4,试图觉察反移情。

     6. 通过上面的操作,探索和认识移情的质量和动力体现。

     7. 理解移情的基础上,从此时此地的关系角度进行解释和面质。


列表1. 精神分析性方法1

     在我看来,这种方法可以广泛应用在不同的精神分析性临床实践中:从精神分析到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游戏治疗,精神分析性游戏治疗,甚至家庭治疗。安娜·弗洛伊德和梅兰妮·克莱茵建立了游戏分析方法;这也是Robert Langs(1973, 1974)所主张的“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的方法。

     在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占主导地位的日本,这种方法也被广泛认可并应用在精神分析性疗法中。此外,Casement(pp. 66-69,2006)在家庭治疗中也使用这个方法。我认为它作为一种不同于早期的使用躺椅进行高频治疗的传统设置,巧妙地应用于很多使用精神分析治疗的领域。

     分析师似乎处于一个被动的角色,然而事实上他们以积极的方式继续分析工作。如果从移情的角度来看,这可能说是一种(积极)聚焦移情的技术。甚至结束分析后,它还可以在意识层面继续发挥功效。

 2、觉察和理解的第二种方法

     接下来的一种理解方法,把德语 悬浮注意 作为“均匀悬浮注意”。此时,注意力被束之高阁,不带任何意图,把思想放在“无忆,无欲,无理解”的幻想里。

     理想的发展状况就是分析师从所有的现象中用直觉选择一个事实并获得突然领悟。堆积如山的现象间没有明显的关系连接,又缺乏连贯性,分析师闪现的直觉和对之前不明显的概念的聚焦让他们有了联系。我们就像这样通过“选择事实的直觉” 了解被分析者。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从觉察获得全部理解的方法。这可以用我的临床经验来证明。这种基于直觉的理解给分析师带来更深层次的和最有说服力的理解 (Bion W, 1970)。

     在这个概念的基础上,被分析者展示了一些想法。这和Kepler说过的一样, “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有几何”,他声称所有具体的事物都可以转化成符号和代码。被分析者的想法是原始的想法,就像β元素,α元素或是还未被有意识地形成概念的想法。基于这个方法的理解最终变得互相有链接且转化为与解释相匹配的内容。我将在下面的列表中描述这个方法。

     1. 通过“均匀悬浮注意”把被分析者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来感知。【德语 悬浮注意 约等于 均匀悬浮注意】

     2. 在幻想中,我们对所有的现象保持感官的开放性,比如触觉和味觉。

     3. 内心意识到那种感觉,通过“选定事实的直觉”来理解它。

     4. 对发现的内容进行概念化,并清楚地表达以形成正确的含义。

     5. 用被分析者可理解的方式说话,并对它们进行解释。


列表2. 精神分析方法2

     弗洛伊德也会使用直觉的方法吗?

     我认为在朵拉的故事里(1905)对梦境的诠释解答了刚才的问题。

     分析朵拉的第一个梦,一幢房子着火了,她与父亲逃离房子,弗洛伊德让朵拉进行一系列有关这个梦境的联想。接着弗洛伊德问她,“医生对此怎么说?” 朵拉回答道,“他解释说是神经虚弱;他认为(尿床)很快就会停止,于是他开了补品。”突然间,弗洛伊德写道,“现在梦的解释对我来说似乎已经完整了。”

     这个部分的注脚构成了弗洛伊德对朵拉的梦的解释,也就是他对梦的理解。弗洛伊德写道,“这个梦的本质用言语来表达也许就是:‘诱惑是如此的强烈。亲爱的父亲,像你曾经在我的童年时保护我一样,让我远离尿湿的床!’”(SE 7,pp.73)

     显然,对这个梦的解释是弗洛伊德直观的感觉。

     我在这里再次强调的是弗洛伊德用于朵拉的 “经典”精神分析的外部设置。我觉得这个设置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精神分析的“经典”设置,实践这个方法有两个条件是绝对必要的:所谓的使用躺椅和高频的咨询。

     首先一点,面对面使用这种方法不好操作。因为在面对面的咨询中,进入分析师眼中的强大的存在感和大量的视觉刺激,比如被分析者的面部表情和态度,以及一种被觉察到的存在;比如分析师对自己的审视,做到“自由漂浮注意”是可能的。但它不可能维持均匀悬浮注意力,这是一种更自由、更深层次的幻想。

     类似的想法也适用于游戏分析和游戏治疗。梅兰妮·克莱茵认为一个成年人的自由联想相当于小孩子的游戏过程。这个我同意。然而,分析师对被分析者的呈现的内容做出的反应必然是不同的。

     分析师必须不断承担管理的角色,因此TA需要某种有意识的注意。如果我们必须与直接联系我们的孩子一起工作,这种环境下无法做到均匀悬浮注意。均匀悬浮注意和幻想只能在“使用躺椅”的分析设置下才能实现。

     接下来的问题是,分析咨询的频率如何?咨询频率越高,分析师越可以用均匀悬浮注意回应被分析者的自由联想,并进入幻想。基于这些经验的积累,“选择事实的直觉”最有可能实现。

     让·马丁·沙可成功地对于神经脑部疾病现象有了直觉的理解,他主张,需要不断关注事实的练习,直到事实开始符合你的思路。咨询的次数越多,那么自然地机会也就越多。有时候咨询不只每周四次,而是像弗洛伊德那样每周五次甚至六次,此种情况下用直觉工作的机会越大。

     在这种方法中,分析师并不像前面提到的方法1那样活跃。直觉的理解需要等待灵感实现。在这里,我们正在使用 “能够忍受无法理解”的负面能力做积极的努力。在这个意义上工作是积极的;然而,我们不会积极地对内在工作以获得觉察与理解。而且,尽管这个过程是在潜意识中进行。

     总之,这种非常方法带给精神分析以独特性:使用躺椅是必要条件,高频分析治疗是充分条件。在这里,一个深刻而有说服力的理解——只有在精神分析里才能获得、才能实现。

IV. 结论

     本文中我用两种方法呈现了德语 悬浮注意 在精神分析临床设置中用于觉察潜意识的模式。第一个是 悬浮注意 作为自由漂浮注意,是漂浮的,自由的。另一个是 悬浮注意 作为均匀悬浮注意,注意力完全悬浮在半空中。

     我还呈现了来源于对两种觉察的理解方法,并提出了方式1和方式2。在我看来,前者是今天看作是正统的精神分析疗法的一种方法,而后者被认为是精神分析具有独特性的方法。

     精神分析工作的第一个方法以分析师使TA的注意力自由漂浮开始,像漂浮的探照灯照亮黑暗一样在听被分析者的话语中感知TA 潜意识的焦虑。然后分析师分析存在核心焦虑的潜意识环境和结构,读取这样的环境和结构下的动态潜意识对象关系的内容,以此来理解患者的潜意识幻想。在完成这些任务时,分析师反复觉察此时此刻的移情、反移情,并将它们与TA的解释相联系。

     在第二个方法中,比昂所描述的分析师的核心是幻想:注意力本身是悬浮在半空中,打个比方,光亮减弱,认知,情感和思想允许自由漂移。在被分析者作为一个人展现整个现象的过程中,从被分析者作为一个整体,被分析者选择的事实和获益是即时的理解,分析师忽然直观地了解。

     我个人感觉,前者方法具有更广泛的应用。这种方法可以不管结构——不管是否面对面,是否使用躺椅,或游戏,也不管治疗的频率。

     后一种方法是不同的。如果它被认为是一种独特的心理分析方法,带来了一个更深刻而生动的理解——我个人相信——它在满足特定的需求后可以应用。这些需求包括躺椅的使用,这对于精神分析是一种独特的结构,被分析者在躺椅上进行自由联想,而且是高频度的治疗。即使治疗非常的频繁,这个方法还是难以使用在面对面的环境中。因为那样意味着分析师遇见被分析者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选择事实的直觉”会明显受阻。

     今天,即使许多精神分析学家使用“自由悬浮注意”或“均匀悬浮注意”作为德语 悬浮注意 的英语翻译,他们可能不会特别像本文提到的那样,用不同的觉察方法注意他们。而且,他们可能不严格区分这两种理解方法来自哪里。然而我觉得这种趋势是重要的,根据我在这篇文章中的观点,分析师要了解自己使用的精神分析方法和技术并加以磨练,可能我的观点会有偏颇。

     那么问题来了:这两种方法是否可以在一个分析治疗中结合使用,还是两种方法必须根据不同的情况使用?这一点,对我来说是一个值得继续研究的领域。


References:

Balint,E. (1993) Before I was I. London: Free Association Books.

Bion, W. (1974) Attention and Interpretation. London: Tavistock Publications.

Bion, W. (1992) Brazilian Lectures 1. Rio de Janeiro: Imago Editora.

Bleandonu, G. (1994) Wilfred Bion: His Life and Works, 1897-1979. London: Free Association Books.

Casement, P. (1985) On Learning from the Patient. London: Tavistock Publications.

Cssement, P. (2006) Learning from Life. London: Routledge.

Fenichel, O.(1938) Problems of Psychoanalytic Technique. Psychoanalytic Quarterly, 7: 421-442.

Ferenczi, S. (1920)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an Acitve Therapy in Psycho-Analysis. In Further Contributions to the Theory and Technique of Psycho-Analysis. pp. 198-217, London: Karnac Books. 1980.

Ferenczi, S. (1923) Attention during the Narrative of Dreams. In Further Contributions to the Theory and Technique of Psycho-Analysis. p. 238, London Karnac. 1980.

Freud, S. (1905) Fragment of Psycho-Analysis of a Case of Hysteria. SE 7.

Freud, S. (1909) Analysis of a Phobia in a Five-Year-Old Boy. SE 10.

Freud, S. (1912) Recommendations to Physicians Practicing Psycho-Analysis. SE 12. [(1958) Strachey, J,,translator. London: Hogarth Press] Ratschlage fur den Arzt bei der psychoanalytischen Behandlung. GW 8. [(1983) Bunsekii ni taisuru Bunsekichiryogyo no Chui. Collected Works of Freud.9. Okonogi, K., translator. Kyoto: Jimbun Shoin]

Freud, S. (1916) Letter to Lou Andreas-Salome. May 25. In Freud, E., editor. Sigmund Freud, Briefe 1873-1939. S. Fischer Verlag. 1960. [(1974) Shokanshu. Collected Works of Freud. 8. Ikushima, K, et al., translator. Kyoto: Jimbun Shoin]

Fujiyama, N. (2002) Evenly-Suspended Attention. In Okonogi, K, editor. Seishinbunseki Jiten. Tokyo: Iwasaki Gakujutsu Shuppansha.

Greenson, R. (1967) The Technique and Practice of Psychoanalysis, Volume One. New York: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Press.

Grosskurth, P. (1986) Melanie Klein-Her World and Her Work. London: Hodder & Stoughton.

Langs, R. (1973,1974) The Technique of Psychoanalysis Psychotherapy Vol. 1 and 2. New York: Jason Aronson.

Iwasake, T. (2002) Keicho [Listening Attentively]. In Okonogi, K, editor. Seishinbunseki Jiten. Tokyo: Iwasaki Gakujutsu Shuppansha.

Maeda, S. (1999) Gei ni manabu Shinrimensetsuhou. Tokyo: Seishin Shobo.

O'Shaughnessy, E. (2005) Whose Bion? Int J Psycho-Anal. 86: 1523-8.

Racker, H. (1968) Transference and Countertransference. London: Hogarth Press.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
抚顺市望花区起源心理咨询室网站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您可在微信中搜索微信号「qy1879」或扫描左方二维码获得“暗号”哦!更多资讯等待你了解。

标签: #精神分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心理咨询

电话咨询
心理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