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知识 > 李鸣精神分析120讲:第89讲分析移情时候的特殊情况笔记

李鸣精神分析120讲:第89讲分析移情时候的特殊情况笔记

发布于:2021-11-23 作者:起源心理 阅读:73
欢迎访问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我室的咨询电话/微信189-4030-0372

如果有需要不要犹豫,可以随时联系我

来源:李鸣·精神分析120讲理论培训,查看“更多笔记

标题:李鸣精神分析120讲 · 第89讲分析移情时候的特殊情况笔记

日期:2021.11.17

整理:辽宁丹东  张炜


一、分析移情时候的特殊情况,一般停止精神分析的治疗,这个时候治疗师主要的任务,就是要重建来访者的理性自我。

上节课我们介绍了修通移情的理论和技术。今天我们讲分析移情时候的特殊情况。上节课我们介绍了分析移情的理论和分析移情采用的技术。有时会处理一些特殊的情况,比如有些病人在治疗室里突然爆发或者自我的暂时的丧失,或者做出一些比较危险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般是采用非分析的精神技术来处理。这个时候应该停止精神分析的技术来处理这种紧急的情况。弗洛伊德在描述移情性神经症用精神分析来治疗时,就把治疗定性为最适合治疗的移情性神经症就是具有一定的早年的困扰。在治疗室中,会把这些早年的困扰展现出来。我们把它称为移情性神经症。在前面的章节里面我们也说过了,但是有些情况就会超过这种状况,就会出现特殊的状况,因为移情性神经症,它就是有一定的自我的功能,能够保持一定的自我的强度。在这样的状态下,他能够把他早年的情况同时也带有一定的问题,所以他即是自我有一定缺陷的,又是带有一定的自我强度的,如果在这个方面如果是违背了这样的状况,那就有很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这个超过了我们移情性神经症概念的要求,所以这部分病人,当然我们主要的是要在进行治疗的之前要筛选他是不是符合精神分析的治疗的要求,特别是对于那些不是太满足移情性神经症病人的,比如说像边缘性人格障碍,甚至有的是精神病,或者说短暂的剧烈的反应。这些在最初我们这个都不太适合精神分析治疗,但而且至少你的精神分析治疗的这个理论和技术应该有所调整的,而且按照经典的理论也告诉我们,最符合的病人是移情性神经症。如果不符合这个要求,那么通常精神分析的治疗的效果就会相对比较差。下面的我们在这个讨论中间,我们也会遇到一些特殊的情况,虽然这些病人不完全是,比如说精神病或者人格障碍的,但是有的时候在一些这个神经症的病人身上有的时候可以偶尔的短暂的出现,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会有所处理。所以第一种情况,我们说的是情感的爆发和重陷危机。有的时候病人的移情性情感会达到很高的强度,并持续一段时间。这种移情性神经症强度又很高又很逼真,并且持续了一段时间,这样的话,病人的理性自我就会相对的丧失。有的时候理性自我和体验自我就会混在一起,而且有一些病人虽然够不上人格和精神病的诊断,人格障碍和精神病的诊断,但是他的退行会很深而且很快。这样的话呢,在短暂的时候,那么,他的理性自我就会丧失。在这种情况出现,比如说情感爆发,或者有很强的情绪,这个时候治疗师主要的任务,就是要重建理性自我。所以有的时候治疗师只要静静地等待,因为等这一波感情过去,他就会逐渐自己会现实检验,能够回到这个现实的场景。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呢,自我就将有机会再次对情景进行掌控。有的时候病人这方面的能力比较缺,那就需要治疗师指出或者把病人带回到现实,让病人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并做好离开的准备。有的时候,因为这种状况,所以治疗不得不稍微延长,尽管从移情性满足的角度来看,这种延长可能是不利的,但如果病人有无法控制的情绪而且离开,对病人也不太有利,或者相对的危险,治疗师必须审时度势,采用最佳的方法,延长或者不延长,或者延长多久,主要取决于治疗师的经验。但是有一点那就是让病人恢复理性自我,然后才能离开。那么用这样一般的办法,要有足够的耐心不惊慌失措,同时仔细观察他的理性自我的水平,这样的话通常能够解决。有的时候跟来访者说抱歉,不得不打断他的这种强烈的情绪,因为时间快到了。而且你也可以对他进行简单的把他带到现实,并且希望在下一次咨询中间还可以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然后准时结束。如果这是指轻微的情感爆发,或是理性自我的短暂的丧失。当病人的理性自我缺失或者比较严重,或者初步的等待仍然没有效果的话,那你尽可能的用语言去召唤他的理性自我,促使他做出行为。这样才使得他这个失去的理性能够早日回来。所以这个时候你的语言主要的关键是让他明白这种强烈的情绪是过往情景的重现。是一种重复或者是扭曲的满足愿望。指出来并不是在现场中间,尽管这个咨询现场有一些起因或者诱因。但是,需要指出的关键是他的这种情绪的发作可能是对过往情景的一种重演。是一种重复,是一种扭曲的满足的愿望。我们的书上也有一个例子,一个女性病人在治疗过程中间突然恐惧,然后语无伦次。这种情况持续几分钟,强度似乎没有减弱。治疗师就开始用语言干预,告诉她自己是医生,而不是那位园丁。把她带回到现实,告诉她你现在正在跟某某医生在一起。然后过来帮助她恢复情绪。这种直接指出移情体验的意义。是因为如果通过这样能够尽可能的把她带回到理性自我。所以,这是我们说的对待情感爆发,或一旦情感爆发,永远记住,这时停止精神分析的治疗,尽可能地恢复他的理性自我,根据你对这位来访者的判断,用什么手段把她的理性自我召唤回来。有的时候,简单的等待或者耐心的富有耐心的、同情的眼光就能使她恢复她的理性自我,能够恢复她的现实检验。但是有的时候如果太过强烈,那你就要用语言把她拉回,甚至用身体语言抓住她让她镇静下来,告诉她这种情绪,以往曾经的再现让她回到目前的现实。这时伴随情感爆发的时候,所以病人不但在语言和情感上,而且在行为上也重新体验过往的情景,所以必须注意。这种行为要加以注意,有的时候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这种行为可能只是简单的发泄。一种轻度的如果简单的发泄,如果重度的,这时候我们就需要把她迅速地带回,甚至立即打破了这个治疗的设置,通过第三方的介入来终止这些行为。总之,在病人离开之前,必须尽可能的帮助病人恢复理性自我来巩固工作联盟,因为工作联盟中间,病人方的就是理性自我,治疗师方的就是分析自我,所以在病人离开之前,应该尽可能的让他回到理性自我。你根据情况,什么样的适合的就用什么样的办法。所以对危险行为的处理和情感的爆发类似,如果病人不是情感的爆发,而是某种危险的行为,我们处理的原则也是差不多的。这是第一,终止治疗的进行,尽可能的帮助他恢复理智。帮他理解这种行为的意义是过去的再现。这样来激起他的理性自我从而终止行为。这样的情况,通常在边缘性人格障碍或者是有强烈的情绪,突然的产生一定的危险行为和情感爆发,类似的情景我们都是同样的处理。第一,终止治疗,第二,尽可能回到现实。这种情形对治疗病人不利的,应该尽快做出某种程度的处理。至少应该阻止病人继续付诸行动。这样的话,我们才能或者继续工作,或者终止本次的治疗。这是我们说的情感的爆发,分析情景时的特殊情况。

二、治疗的间隔问题

我们还要继续说的是治疗的间隔问题。治疗的间隔问题,比如说我们在国内,一般一周一次,每周都有。在国外就是特别像精神分析这样的治疗,通常是一周五次,或者一周三次的频度,或者是一周两次的频度。这样的话,就会引来问题,一周五次换到周末就应该停止,所以周一的,或者另外周五的咨询,所以周五是一周中间最后的一次,周一是一周中间的第一次,像这些章节都有特殊的意义。因为经过了一个短暂的休息,我们来探究病人对周末和治疗师分离会产生哪些行为、这是分析治疗中间的一个议题,也就是间隔的问题。所以周一的咨询跟周五的咨询同样道理。周一主要是指开始,周五主要是指结束。所以,弗洛伊德早在1913年就指出,我们前面介绍的经典的精神分析治疗,一般是每周每天都有的,所以在1913年就提到过周一的艰难。周一的艰难,其实就是间隙期过后的咨询。对一个来访者经过密度很强的心理咨询,那么周末的间隔常常是一种唤起早年被抛弃的感觉。而且有的在周末星期五到星期一之间就会出现一些行为上的改变。因为他没有心理治疗,就好像放假一样。在周日的时候,会有一系列的行为。有的病人把每天的咨询作为一种日常的生活,而在周日的时候就失去了方向。而只是作为一种消遣就形成了一种叫周日型神经症。弗洛伊德在《图腾与禁忌,哀伤与抑郁》中都描述过治疗节假日所出现的某些的行为的动力学的特征和心理的变化。所以我们在这个章节里面我们就会去探讨,周末对一个精神分析治疗,特别是每天都有治疗的或者是一周有三次的,像这种对周末来说,对某些病人周末的就有特殊的含义,特别对某些病人跟童年经历有关,那么他就会把童年的经历就会被周末的这种休息,治疗的间隙,中间的喘息,是一种中场休息,是一种休假。这样他们在周日的行为以及周一的咨询和周五的咨询中间都会有所表现。

1、对某些病人来说,周末就是放假,经过了一周的辛苦的分析劳动,所以周末会轻松,是一个喘息。

病人从严谨的严苛的精神分析治疗中得到了调理和恢复,如果一旦出现这种轻松感,那就说明在日常的精神分析治疗中也就是在工作日的治疗过程中,她可能有持续的阻抗。特别在治疗的开始,我们常常能感觉得到,或者来访者常常会诉说周末的轻松愉快。这个常常暗示着这种工作日中间出现的这个辛苦和阻抗,这种情况十分的频繁,尽管他不公开阻抗的内容,或者到周末他就有抑制不住的喜悦,或者周一的时候会有明显的艰难。这都说明了间接的说明阻抗的存在。分析师也可以看到,来访者像庆祝节假日一样来等待周末的到来。这个时候治疗师是有必要也有理由这样去推断病人对分析治疗有潜在的抵抗和怨恨。所以一直感到治疗非常的辛苦。这种阻抗可能一直默默的存在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而分析师也许正扮演着严厉的超我的角色。所以她一直处在这种高压下面忍气吞声或者是置若罔闻来抵消病人情不自禁的欢欣鼓舞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周五的治疗中有这样的。每次治疗结束时心旷神怡的病人都属于此类。在临近结束的时候。就会松一口气。这跟周五的咨询欢欣鼓舞的道理是一样的。如果分析师作为病人的某个超我的人物,那么,周末的行为就类似于病人本我释放的行为。因为平时约束着自己,一到周末,如果前面说的他到周末是假期,是欢欣鼓舞,那么意味着前面咨询里面充满着阻抗和艰难。所以他每到周末的来临,他就会有雀跃或者每次结束他都要长舒一口气。像这种常常意味着隐晦的阻抗,同时也意味着治疗师充当了超我的角色。如果分析师充当了病人的超我的角色,那么病人在周末的行为就会有本我的释放,经过了一周的压抑,在周末的非咨询时段里,大量的力比多和攻击冲动通常伴有退行和童年早期的特点。比如说你会注意到,病人在分析咨询过程中对性行为的某种程度的限制,到了周末本我就放纵于各种性前期的性行为中。比如性行为之外的性兴奋、手淫乱交等等。在周末攻击行为也会增加,在一周内把压抑的想法付诸行动。这样常常提示分析师是超我的代言人。那么到了周一,超我又回来了,治疗又变成忏悔和赎罪的时间。病人常常会检讨自己,坦白各种罪恶来作为星期一的治疗的开始。充满了自卑害怕惩罚等等。特别有意思的是,这样的病人,你在治疗中充当了超我的角色。病人在非治疗的周末时间有过度的放纵自己的力比多和攻击冲动。如果有这样的行为他周末就会愉悦,就会放纵到周一。到周一就会忏悔。特别有意思的是,这样的病人如果在周末偶遇治疗师,他们就会显得非常的惊讶,因为按照他们的想象,治疗师是不可能存在治疗以外的场合的。有的时候会在社交场合偶遇,病人就表现出十分的惊讶。因为这是他们本我的时间。这时候,如果一个超我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他们就会异乎寻常的惊讶。因为在他们的想象中,治疗师就是超我,只有在治疗场合里面才会出现。所以这些病人在音乐会剧院遇到分析师会惊慌失措,甚至装作旁若无人,这样来视而不见。所以治疗师应该努力去识别这种本我和超我的投射作用。在治疗期间,在周末通过这种情况,我们来识别意识到这种在治疗中间存在的这是我们说的治疗间隙期在日常分析工作中的微妙的阻抗。对于一些病人,周末就是愉悦,就是放假。在治疗期间,压抑了的严苛的超我也一直压抑着本我在周末会出现,然后产生相应的行为,这也提示了治疗中间隐藏了隐晦的阻抗。这是我们说的一种。

2、周末他可能是遗弃

那么第二种呢?这种周末他可能是遗弃,对于每天治疗的周末产生的中断治疗,常常会唤起童年被爱的客体所抛弃的那种丧失爱的客体,间断就意味着分离,所以有分离焦虑的周末就感受到这种周末时候的被分离、疏远、被冷淡。病人的反应就像丧失爱的客体一样,他会有相应的表现,跟前面周末是假期完全不一样。就会感到周末是遭到了分析师的拒绝。因此,在周五最后一次治疗过程中间,病人会花大量的时间,毫无成效的表达愤怒。因为他预感到周末的来临被抛弃唤起的这种分离焦虑,唤起的这种被抛弃感使得他在周五的时段里面会过多的大量的表达他的愤怒。因此,对于这样的病人来说,周一的治疗意味着倾诉被抛弃受委屈的感觉,跟前面对照着看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周一的治疗就意味着倾诉和抱怨,而且也是对治疗师的一种攻击。抱怨为什么会抛弃我?特别说了这周日我的症状怎么怎么不好怎么怎么反复?这都是在相对的在抱怨你的背信弃义,你的疏远,你的冷淡。那么对神经性抑郁的病人的,周一的治疗,丧失了的爱的客体的重新团聚感到无比的放松和安慰。这样因为发现分析师从他们的诅咒下来,对他们感到被抛弃以后会对爱的客体进行诽谤、诅咒,来缓解他的被抛弃感。那么周一这些病人也会感到重聚,感到放松和宽慰,因为治疗师仍然是生活的好好的,在他们的诅咒中间幸存下来。因此,对于治疗师,重要的是要意识到在哪个水平上体验了这些?或者至少要知道这些反应是哪个水平上发生的。意思是他到底投射的是口欲期的肛欲期的俄期的?在什么程度上?治疗师意识到其中的这种内驱力或者攻击的驱力以及防御,来识别病人的攻击行为或者修通和补偿的尝试。所以这一段要动动脑筋。所以我们再继续说一遍,所以,对有一些病人,周末的治疗间断就意味着被抛弃,被爱的客体的抛弃,意味着分离和疏远冷淡。那么,跟治疗师的分离就象征着跟爱的客体的丧失是一样的。所以他们在周五的咨询时间里就会花大量的时间表达愤怒,周一就倾诉或者是抱怨在周日期间他们的孤苦伶仃,以及他们的不受待见以及症状的反复。这样以此来攻击治疗师,就像攻击早年爱的客体一样。对有一些神经症病人,他也意味着周一可以重聚,所以他会感到放松而且也感到宽慰。在间隙期,他们对客体的诅咒,对治疗师的诅咒发现治疗师毫发无损,所以他们也感到宽慰。所以治疗师要理解这种周末这种复杂的情感,要了解他在动力学水平的哪个阶段或者哪些力比多和攻击冲动。他们是怎么投注的?再加上这些投注出来时,经过了哪些防御?这样能够帮助病人来识别它的攻击行为以及他试图修通和补偿的尝试。我们说的另一种情况,把周末看成是遗弃,对很多病人来说,周末是再现了俄狄浦斯情结,再现了被拒绝排斥的原始的场景,所以他们在乱伦的欲望中挣扎。如果是俄狄浦斯的话,那么就被爱的客体拒绝。一方面,他们具有强烈的乱伦冲动,一方面得不到感到内疚,焦虑,压抑。同时又对自己的这种乱伦冲动有强烈的阉割恐惧,感到自己的这种道德上的谴责或者他们的周末出现了这种俄狄浦斯期的潜意识的付诸的行动。有些病人在周末会有潜意识的死亡愿望抗争。周一遇到分析师的时候,他的周末过得很艰难,周一遇到分析师的时候,而且跟潜意识中间的死亡的恐惧、死亡的愿望相抗争,因为被抛弃心灰意冷。所以周一遇到分析师的时候,内心充满了焦虑和内疚。这些病人被对抛弃感到悲伤和抑郁,另外,也对治疗师充满了敌意和妒忌。所以来治疗时,他反而会做出对被抛弃的否认。然后就会认为我不在乎这个或者不稀罕治疗师。一些病人周一努力工作来为邪恶的愿望和行为赎罪,过度的配合来补偿周末时对治疗师的诅咒和攻击。有一些病人,他会以沉默来表达对抛弃的不满,这些病人在周末期间甚至会出现躯体的反应,通过躯体反应来缓解他的意识所不能接受的情感和本能冲动。所以病人在周一如果习惯性的早到或者是晚到迟到都是典型的反应,书上说的这个病人周一就会在诊疗室里哼歌或者欢快的吹口哨,这样来试图否认对回到治疗情景的敌意和内疚。所以我们可以周末他常常会有变更,这些变更会唤起来访者的潜意识或者潜意识中间的某些冲动,使他表现出来这种特殊的敌意和内疚以及对这些敌意和内疚的掩饰。比如说表现为欢快或者表现为不在乎治疗师,都是他的防御,来防御这种内心渴求治疗师,然后得不到治疗师的,或者被认为抛弃的,这样的话来平衡内心的冲动。那么,对周末丧失爱的客体,也可以从口欲期和俄狄浦斯期的水平被体验。前面说的是俄期。所以他在周末被抛弃,就会在强烈的乱伦冲动和阉割恐惧中间夹杂着,所以在潜意识这个层面上有的这些,但是在周一会掩饰周末时的潜意识,表现出欢快或者表现出对治疗师的不在意,那么,周末丧失爱的客体也可以从口欲期肛欲期。有些病人在周一感到治疗毫无进展,特别对周一的治疗觉得太无效了,其实他是否认抵消结果。因为在周末时间的愤怒,表现为在周一的治疗毫无进展,或者在周末储存了大量的素材到周一不停的逐一逐一展现,以博得治疗师的欣赏。所以,周末就象征着口欲期的剥夺,所以到周一的时候,他就如饥似渴的索要回馈,希望治疗师的哺乳或者陶醉在跟治疗师的对话里头。他只要求这种对话的形式而对对话的内容却置若罔闻。所以就像有的来访者在周日的时候用各种娱乐活动来代替曾经在治疗室里面温暖的客体。比如有的来访者就像书上说的,去做日光浴来取代一个温暖的,有爱心的,阳光般的治疗师。所以这些都是周末似遗弃。

3、从技术的观点上来看,我们的任务就是识别周末的反应与移情的关系,并且让来访者也去识别这一点。

所以我们前面说的周末是一个契机,它会激发来访者在平时的治疗中间没有暴露出来的那部分情感或者说是特殊的移情。治疗的观点就是要去识别这种周末出现的反应跟移情的关系,或者说是作为移情的一部分。病人一定会拒绝作为周末反应的移情的解释。如果不出意外,他会说周末出现这样这样其实是早年的情感被周末的这种情形所激起,病人不出意外,病人一定会拒绝承认。那么,周一和周五的治疗在揭示和展示重要移情方面都具有特别的意义。所以这时候如果平时的治疗有隐晦的阻抗,到了周末就会有特殊的表现,所以我们常常会借助周末的这种情况来给出解释。那么第三个要说的就是周末与自我的功能。对一些严重退行的状态的病人来说,周末治疗师的缺席,可以相当于自我功能的丧失。对于对于严重退行状态的病人来说,常常在治疗时段治疗师相当于他的自我的一部分或者取代了他的自我。因为他的严重退行,就像童年时,他的自我很弱,父母亲常常部分替代甚至全部替代他的自我功能。那么,对于严重退行的来访者来说。治疗期间,治疗师就承担了早年父母的这些功能。如果到了周末分析师缺席就相当于自我功能丧失。周末出现这种情况,常常见于比较早年受到损害的神经症病人。所以他的自我相对比较弱。所以它发生在发育的比较早期就出现的问题,所以治疗师或者当年的父母常常作为他的自我。这些病人如果在治疗期间退行,回到了那个阶段,他常常需要治疗师这个自我来代替他。因此,这样情况的出现也可以出现在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患者身上。这个时候,分析师他具有辅助的自我功能。所以如果这个时候周末的分离,会导致病人的现实检验能力下降,人格解体。或者丧失认同这样最基本的自我的功能。这样的情况,那么有的时候周末保持一定的联系,比如保持定时的或者不定时的电话的联系是很有必要的。这时候我们打破设置在非治疗期间跟病人的联系也是可以建立的,考虑到病人的自我的强度问题,我们是可以这样做的。有的时候,甚至你只要告诉治疗师的行踪,或者让他了解到治疗师的存在,甚至在他的意识层面的存在,有的时候就会有一定的自我强度功能,仿佛他有一个自我就是只要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得到,病人就不会去寻找其它的替代物或者补偿。所以,对一些损害比较早期的自我功能比较弱的。所以有的时候周末有的时候要保持一定的联系,根据你对来访者的判断这种联系保持在什么程度上什么分寸上需要我们治疗师去做判断。甚至有的时候只要告诉治疗师的人在哪里,这样的话就对病人具有补充自我镇定的作用。病人也常常以某种方法把治疗师作为自己的一部分自我功能。所以当你周末分离的时候,那么他的自我功能就会出现缺陷。然后有的时候病人就会通过想象在周末的时候遇到一些问题,就会通过想象来象征性的来表达治疗师就在身边来维持它的功能。所以这样的病人在度周末的时候,有的时候会过度严厉的认同治疗师的超我,所以他在周末的时候会出现过度严厉的自我要求。周末假期前无法忍受虚度光阴,他必须追求有益的活动,比如说公益的活动呀,健康的锻炼呀。这样他通过去想象治疗师的超我来约束自己,来担当他的部分自我功能。对某些病人来说,周末的满足本能引起严重的内疚和羞耻感,因为他的自我功能不足,他不会灵活的运用调整自我的功能,他只是拘谨的把治疗室的超我来代替他缺失的自我,这样就会对自己虚度光阴,感到内疚和羞耻。所以常常要去做公益的活动,健康的锻炼啊,对于他们周五的治疗,就意味着即将踏上危险的旅程,而周一的治疗是回归安全。这是我们说的有关假期的问题。最后一点就是有的病人会在周五的治疗缺席,这可能是激起了他某些早年的重要客体丧失带来的情感。所以当你快要到周末的时候,最后一次会出现缺席,这种缺席可能会基于这样的逻辑,在你离开我之前,我先离开你。这种推开的问题对某些潜意识的人就会特别突出。为了缓解病人感到忽然抛弃的感觉,所以治疗师常常允许有的时候为了缓解这种突然,在出去的时候,周末前的一次治疗可以取消。或者是让他先治疗师一天来度假。当然,因为这样做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这种严重的病人,严重问题的病人,他即使周五来了,他主要是对抗治疗,毫无诚意,这样来表示明天你的离开,这是他愤怒的表达,甚至不惜用最后一次的治疗时间来显示对治疗师离开,对治疗工作的这种轻视。当治疗师被看做这样一个仇敌的时候,这样周五的治疗可以意味着马上进入到好日子的前提。治疗师可以明显的观察到病人的高兴的情绪。但是这样的病人往往会把治疗师看作是仇敌。周五即将要离开这个仇敌,所以他会有抑制不住的高兴。然而,这样的病人会在周末的时候失去敌对的目标,把仇恨转向自己。因此产生抑郁,会攻击自己。会因为潜意识中的预示灾难会降临分析师而产生焦虑。因为如果把治疗师作为仇敌。离开的时候是高兴的,但真正离开了,就缺乏目标只能把攻击投向自己,因此,产生抑郁。或者因为攻击治疗师潜意识里预期治疗师有灾难而产生焦虑,所以,在周一的治疗时间,来访者的表现究竟会如何取决于周末的他们的心理状态,也取决于治疗师对病人的在移情性象征中有什么意义?无论这些情况是怎么样的,那么周五治疗总归是治疗情况的即将中断。同时也是对于治疗师分离的一种考验。那么,无论周末发生什么,分离期间发生的事都会影响后续治疗。所以病人常常在周一抱怨,我在周日变得更加糟糕了,都是因为你中断了治疗。所以我们要知道,周末他是一个有价值的预期的复制品,提供给治疗师一个估计今后治疗的结束的仿真的情形。所以你这个周末是一个小小的中断,常常可以预测,今后治疗如果中断会发生什么?这是一个仿真的情形。这是我们说的有关间隔期。我们来总结一下,我们可以看到,精神分析治疗常常是长程的治疗。常常是一周五次每天的治疗,那么到了周末就会有间隔。当然,我们国内的治疗师一般是一周一次,但也会面临寒暑假,也会面临学期的结束和学期的开始。所以这里说的周一周五的咨询仍然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的。所以弗洛伊德就说过,周一的治疗和周五的治疗都有一定的特殊的含义。而且在周末间隙期间,这两天时间,来访者常常有一定的特点,所以这是一种周日的神经症。然后我们首先来看第一种情况,周末意味着放假,意味着逃脱治疗。对某些病人来说,周末是放假,是喘息,是中场休息。他可以从严谨的严苛的精神分析治疗中调理和恢复。如果病人有这种情况出现,就预示着在治疗过程中病人有持续的阻抗。这种阻抗使得他们对治疗中的间隙感到欣慰,感到庆祝,感到欢欣鼓舞。这样的话说明病人在治疗中处于一定的压力,只能顺从。然后你会在周五的治疗中可以看到病人会欢欣鼓舞,都属于这一个类型。所以,这是因为治疗师在病人心目中象征着童年的某个超我的人物。因此,在治疗过程中,病人就会很拘谨,很顺从,很缩手缩脚。这样意味着治疗师是个超我人物,那么周末超我人物的消失,意味着更多的本我的释放。比如说攻击的,比如说力比多的,而且这种释放都带有童年早期的特征。临近周末,周五就会欢欣鼓舞,周末就会放纵自我,到了周一就会变成忏悔和赎罪,各种坦白。所以这是一种情况,把周末当做假期。治疗师常常是权威人物。治疗时常常有隐晦的阻抗。第二种情况,把周末看作是被遗弃。治疗师常常被看作是爱的客体,那么周末常常象征着与爱的客体的分离,疏远冷淡。所以周五的治疗会表达愤怒,周一的治疗就会倾诉抱怨。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把周末看作是被遗弃,那么周一重新团圆,就会感到荣幸,感到欣慰。还有一部分,在周末时感到愤怒感到被遗弃,对治疗师有诅咒,周一的时候,看到咨询师完好无损,感到欣慰。所以这个周末的被遗弃,一定要分清楚他在哪个水平?是在俄期肛欲期还是口欲期?俄期的遗弃常常是指它的乱伦冲动的被忽视,被干预,被终止。所以到了周末离开治疗师,这种中断常常是他在乱伦冲动欲望中挣扎。同时,又受阉割焦虑的谴责,在这个两个方面有非常大的冲突。到了周一,遇到分析师时仍然内心徘徊在乱伦冲动和阉割焦虑的痛苦中间。所以有些俄期的来访者会感到悲哀,感到被遗弃和妒忌。会打听治疗师去哪里了?跟谁去?到了周一的工作,有的来访者会表现出完全的不在乎,向你表达在周末期间根本不把你当回事儿。或者以努力工作来弥补周日期间对治疗师的诅咒。对治疗师做出一些补偿。有一些病人就以沉默继续把周末的愤怒继续表达给你,甚至有些病人在周末期间会出现一些躯体反应,这种无法表达的潜意识内容会通过躯体付诸行动。比如说周一到来的时候特别高兴,吹着口哨,来掩盖周日期间的失落感或者表现出来完全不在乎来掩盖对你的渴望。那么这种周末的丧失客体也可以是口欲期,肛欲期。比如说周一有大量的材料来弥补周末的缺失,或者希望如饥似渴的需要你的回馈,需要你继续喂养它。或者在周末期间用各种各样的行为来代替治疗师的存在。不管怎样,从技术方面就要使在周末阶段的反应。针对哪个阶段,然后让病人意识到这一点。第三点要讲的是在间隙期,周末与自我的功能。治疗师在治疗期间,特别是对比较严重的病人,在性心理发育早期就有问题,治疗师常常是来访者的部分的自我功能或者自我功能的代替。所以当周末的时候,病人就会因为离开治疗师,他的自我的功能急剧下降。甚至现实检验出现问题,人格解体,丧失认同等。这样的病人有必要在周末时保持一定的联系,一定范围的联系。这样的话来维持来访者的自我的缺失。来访者把治疗师作为自我的一部分,有的时候来访者认同会用治疗师的超我来代替自己,会对自己的周末非常的严苛,不允许自己虚度,常常要求自己做一些对自己或者对他人有意义的事。这样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周五意味着与治疗师分离,周一意味着回归。当然,还有一些特例对一些问题比较严重的。到了周五他就会出现付诸行动。把治疗师的周末看作是一种抛弃。在这样情况下,它往往会出现周五的缺席。来表明我不稀罕你或者是在你抛弃我之前,我先抛弃你。当然,把治疗师作为敌人,那么在周末的时间,他往往会失去攻击的目标而将攻击转向自己,产生情绪的抑郁。不管怎么样,前面说过了,周五的治疗总归是一种结束,是终止。周五的终止一定程度上都是唤起了来访者的分离焦虑。所以,周末的间隙常常是有价值的复制品,预期的复制品。他常常会提示你,今后真正治疗结束后,病人可能会出现的行为。这种仿真的复制。今天讲的有关治疗分析情景的特殊情况以及治疗间歇期,这两个内容就讲到这儿了。


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
抚顺市望花区起源心理咨询室网站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您可在微信中搜索微信号「qy1879」或扫描左方二维码获得“暗号”哦!更多资讯等待你了解。

标签: #精神分析 #课程笔记 #移情

相关文章

心理咨询

电话咨询
心理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