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心理咨询师:传承的力量

2018-08-26 16:51:15 100

作者 | 王晓艳

前段时间,为着即将出版的新书找天布老师作序,天布老师说:估计老头子也会很高兴,因为我把他的专业生命延长了,拓宽到了中文语境。“老头子”指的是Hermann Schultz(舒而思),他和天布老师分别是我中德班初级组时的德方和中方老师,被我们称为“老爸”(舒而思)和“老妈”(张天布)。而并不甘心为他人“延长生命”的我说:是在舒老师的基础上,长出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来。

事实上,这段对话结束后,我的脑子里跳出两个字来,那就是“传承”。我想起传统手艺人的“师徒制”,认定一个师父以后,就一直跟下去。而在漫长的学徒生涯中,学的并不仅仅只是技艺,更是接人待物的“为人之道”。写到这里,我想起日本大导演黑泽明的开山之作《姿三四郎》来。好斗的姿三四郎在外面打架闹事,回来后被师父矢野正五郎教训:“你的实力可能已超过我,但你我的柔道有天渊之别。你不懂为人之道,教不懂为人之道的人学柔道,等于让疯子拿刀……为人之道是天地自然之真理,为此真理才能死得安息。这是一切的真理,柔道也是。”在我心中,这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师”,所谓“传道授业解惑”之师。

在我的记忆中,舒老师不止一次地说到,不要太把他的话当回事,要根据自己的体验去学习,发展出属于自己的经验。当我把我的所学都归功于他时,他也不忘了提醒我,要看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和长处,而非总是仰视权威。他曾谈过他的教学理念,他喜欢鼓励与支持,“学生们还正在学习中,要看到他们的努力和成长”。但他也并非永远都是赞美,记得我曾经的年少轻狂时,一次,舒老师讲科胡特,给我们发了一些阅读材料。我大言不惭地对科胡特的理论肆意地发表我所谓的“观点”,舒老师看了看我,说:你要想建立你自己的“观点”,首先得要深刻地理解别人的“观点”,你现在说的,只是是你对科胡特的“评论”。

7年的学习,能够用语言表达的,终究还是肤浅,真正在当下的互动中被很深触动的,往往又很难表达。

咨询师的成长,也像孩子的成

去年,在简单心理参加了督导师的训练课程,台湾清华大学的施香如老师讲授“谘商督导模式”,其中的“整合发展模型”(IDM)特别吸引到我。这个理论模型是由美国的卡尔·斯托尔滕伯格(Cal Stoltenberg,1981)整合发展出来的,描述了咨询师发展所需经历的四个阶段:最初为依赖阶段,被督者接受了有限的专业训练,或有限的经验,缺乏自我-他人觉察,更多需要督导的指导、鼓励、支持、示范;慢慢发展到依赖-自主冲突阶段,自我觉察增加,渴望独立,但又在自信和犹豫之间摆荡,此时的督导需要降低结构和指导,增加其自主性,又不失弹性和幽默;而咨询师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则是有条件地依赖阶段,已经建立起对自己专业能力的信念,具有自我效能感,动机稳定,此时督导与被督的关系更趋于平等,更多分享、更多面质;第四阶段则达到精熟咨询师阶段,对自我及他人有充分的觉察,了解自己的优缺点,能够与他人相互依赖,能够将专业标准与个人认同进行整合,此时被督者的任务更多是将治疗、评估、概念化等多个领域进行整合,如果还在督导中,双方的关系更接近同辈型态。

不就像一个孩子的成长吗?用温尼科特的话来讲,就是“从依赖朝向独立”。其实,本质上来说,不论是养孩子,还是做咨询,抑或做督导,父母/咨询师/督导师都需要根据孩子/来访者/受督者的习性和成长阶段,调整不同的位置、扮演不同的角色,在其弱小时,需要有更多“母性”的支持与保护,避免其受到无力承受的挫折而“早夭”;而随着慢慢长大,“妈妈”需要往后退一退,“父性”的引领、坚定与力量,推动“孩子”的放手与独立。当然这个过程会有很多的纠结和反复,既想独立又害怕独立,既想把权威灭掉又惶惶不安,而两者的关系也随着孩子/来访者/受督者的成长,由不平等更趋于平等,这个过程也非常考验父母/咨询师/督导师的自恋修通程度。父母/咨询师/督导师能走到哪里,也将把孩子/来访者/受督者带到哪里。

而在督导的维度上,督导师该采取什么样的角色,《临床心理督导纲要》的作者之一的詹妮·伯纳德(Janine M. Bernard,1979)曾提出过“区辨模型”,在帮助受督者“成人”的过程中,三个关注点:干预技巧、个案概念化、个人化技巧(自我觉察及角色认同等)之上,督导在教师、咨询师和咨询顾问的角色上变动。如果将区辨模型结合发展模型,则是当受督者所处的职业发展阶段越早期,可能越需要督导在教师的位置予以讲解和指导;而当受督者慢慢发展出理论、技术与自我觉察的能力,但尚未能很好地运用时,则需要督导以咨询师的角色,帮助其增加临床的干预效用;等到受督者已经能够渐渐胜任自身角色,希望发展出更多的视角、方法,更确定自己的定位时,督导则更平等地承担咨询顾问的角色,帮助其延展更多的可能性。

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以“全人”的维度来看待和推动受督者的专业成长,而并不仅仅只是聚焦于个案本身。这是我自己在接受香如老师督导师督导时,特别获益的部分,因为广度被打开了,视野更丰富了。

道的传承,是人格的传承

科胡特在《精神分析治愈之道》里面曾说“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比父母做了什么更重要”,往往,什么样的人,决定了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成为心理咨询师的过程,本质上是在关系中修行和成长的过程,与“人”和“非人”的关系。

科胡特谈论过关于“双极自体”的概念,一极为雄心,一极为理想,就像空间中分离的正负电极,存在着心理活动流动的“张力弧”,推动雄心、引领理想,而透过两极之间的天分与才能,达到核心的理想目标。

科胡特认为,一个孩子如果能够从其镜像的自体客体(如母亲)那里得到肯定和镜映,孩子夸大表现癖的部分便能够发展出来,而雄心便因此得以发展。如果孩子能够对其理想化的自体客体(如父亲)表现出钦佩与崇拜,则理想的部分由此而生。而很多时候,这两种不同的自体客体,会呈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并且,一个成分的力量可以抵消另一个成分的脆弱,例如,孩子没有能够从母亲的眼睛里看到“闪烁的光芒”,但与坚强有力的父亲的连接,仍然能够帮助其强大核心自体。

虽然科胡特主要谈论的是孩子较早期的发展,以及建立起核心自体的重要意义。因为关于自体的部分是自我肯定,并且不惮于表现,而推动着自我实现的企图心;并有一个理想化客体的引领,可以模仿、可以追随。但从职业理想的建立与实现来说,也需要“看见”与“追随”,并不仅仅是技能上的,更是人格品性上的。

回想我自己“成为心理咨询师”的历程,其实我是特别感恩于海音老师和天布老师的“看见”的。2009年就认识海音老师了,参加了他的督导小组。那时候,我是心理小白;而他,还是个低调的大胖子。海音老师一贯抱持,记得有一次,我报了一个被另一个资深咨询师认为是“骚扰电话”的热线咨询个案,那个咨询师直接“下刀”,眼见另一头的海音老师瞬间投来担心的眼神,还好我反应及时将对方怼了回去,他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后来我意识到,对方说的没错,我是被耍了,但是,让一个本来还在蹒跚学步的新手咨询师过早地面对还无力承受的“真相”,而是时机未到的。很多的点点滴滴,那些踏踏实实的努力被看见,那些肆无忌惮的要求被满足,那些想要超越的攻击被承接……不是一两句话能讲得清楚的。

而认识天布老师则一直到2011年中德班上了,他,看到了我的光芒,也看到了我的自卑。我觉得我的英文水平太差,而他觉得我翻的舒老师的《精神分析的心智模型》很棒。一次上课,我说完一段话以后,他跟翻译说:“你别翻”,然后对我说:“你自己说给舒老师听”。我涨红着脸、磕磕绊绊地用英文说了一遍。刚说完,他就带头鼓起了掌:“说得好!”写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很囧。中德班快毕业时,我想要踢馆另立山头,他看了我一眼说,“你也就踹了小小的一个角”。最近我问他,我是不是该改口不要继续叫他“老妈”了,他说,称呼改不改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内心里,我已经跟他平起平坐了。

虽然和两位老师的相交并不是很多,真正从精神分析的系统学习来说,还是跟着舒而思老师打的基础,但很重要的,是互动的过程中,那些逐渐修正与内化的自体(自己)与客体(他人)表征。

温尼科特曾经说过:“母亲的脸是镜子的前身”。

正是在重要他人的目光中看到了“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我们关于我之存在的“主体感”才得以慢慢确立。也正是在和重要他人的互动中,我们逐渐建立起成为我们人格一部分的“内在客体关系模式”。当知识学习的过程中,伴随着老师的肯定与镜映,我们也更容易内化一个够好的自体表征,和一个包容的客体表征,以及积极的情绪体验,即便当时能力不足,也有足够的“心理资本”面对终会到来的挑战和挫败。而如果是在高要求和批评指责的学习环境里,即便因此发愤图强,在学业上取得了优异,但是以构筑了一个不够好的自体表征,严厉苛责的客体表征,以及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内疚与羞耻感,作为代价换来的。而后者,也往往是很多陷入情绪痛苦中的来访者所面临的困境。

不仅如此,从内化与认同的角度来说,别人对待我们的方式,也会被我们吸收进入自体中,并在无意识中成为我们对待他人的方式。一个被宽容对待的人,会更容易宽容地对待别人;而一个被严苛对待的人,也更容易对他人苛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人格对人格的传递。而这种传递,从心理咨询的角度来说,通过老师及分析师传递给咨询师,再通过咨询师传递给来访者(当然也不能忽略“术”的层面)。

诚然,老师与学生,尤其是涉及到案例讨论时的督导师和受督者,其面临的“关系”将会更加复杂,正如Fiscalin(1997)所言:督导关系就像一个金字塔,它是关于其他关系的关系的一种关系。而我觉得,这个“关系”的底层,更重要的是督导师对于“关系”的人性的态度。

我自己特别受益于香如老师的督导师督导,她经常说“够好就好”。尤其印象深刻于团体督导的统整阶段,原以为会是“学员优劣大比拼”,但完全不是如此。她充分地呈现了我们不同的人,在团体的统一体中,如何因着各自不同的特点贡献了不同的部分,而让学习的成效变得丰富多彩、立体多维。想起她所说的,“用爱心,说真话”,话虽简单,但寓意深刻,又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我想,所谓“言传身教”,当言行一致时,传承的力量,便在此启动。这也是我在这个方面,需要继续努力,让知行合一的。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当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也慢慢成为一名“老师”时,在感恩于我自己的老师们所传承给我的人格力量,我也想接过这个火炬,继续传承下去!

辽宁省首家婚恋培训中心

抚顺市婚姻情感咨询服务中心

抚顺市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关爱中心

抚顺市专业精神卫生领域咨询服务合作机构



起源心理,梦想从这里起航!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新民街道昌图街27号楼4单元103室  手机:189-4030-0372   邮箱:qy187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