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疑病大学生的心理咨询个案报告!

2021-01-15 10:37:29 h2046y 15

来源:冯诗洁.疑病大学生的心理咨询个案报告[J].校园心理,2019,17(1):78-80

抚顺市起源心理咨询室

“疑病”是一种临床综合征,指把健康人常有的感觉当成病态的异常现象,或对微不足道的症状过分夸大,相信自己患了某些并不存在的疾病,反复进行医学检查,终日焦虑紧张和不安。这种强烈的消极情绪体验影响了个体正常的工作、学习、生活,严重时可导致个体自杀。本文结合疑病倾向大学生的个案治疗,尝试展现系统家庭治疗理论与合理情绪疗法的实操技术,希望能为从事心理咨询行业的新手咨询师提供案例经验。


1 个案概况

1.1 一般资料

经过与来访者访谈,绘制了来访者的家谱图 [2] ,收集到来访者两系三代的信息,重点记录了来访者核心家庭的人口学资料、重大事件、关系等信息。

1.1.1 人口学资料:来访者,21 岁,男性,布朗族,大三学生,家中排行老二。有一位已出嫁的姐姐,姐姐 27 岁,学历为硕士研究生,职业为公务员。来访者与父亲、母亲居住。父亲 56岁,学历为本科,职业为检察官,母亲 50 岁,学历为本科,职业为公安。在来访者父亲的原生家庭里,来访者的爷爷和奶奶共同育有 2 个孩子,来访者的父亲是长子,来访者的叔叔50 岁,公务员。来访者的爷爷奶奶均健在,来访者的爷爷曾为公务员,来访者的奶奶曾为百货公司的职员。在来访者母亲的原生家庭里,来访者的外公外婆共同育有 6 个孩子,来访者的母亲排行老五。来访者的外公外婆均去世,外公于来访者 5 岁时去世,外婆 1 个月前去世。

1.1.2 生活事件:事件一,高中时父亲替来访者决定选读文科。事件二,大学时父亲再次替来访者决定从应用泰语专业转为财务管理专业。对于人生中的这两次选择,来访者均不满意。事件三,来访者高二年级时曾患病毒性脑炎,因病休学半年,住院 3 个月。

1.1.3 重要关系:家庭成员关系:家庭矛盾性较高,在家中来访者与母亲的关系最为亲密,来访者与父亲的关系冷淡,家庭成员之间很少公开表达情感。支持系统:来访者与几位发小一直保持着稳固友谊,朋友可为来访者提供有效的情感支持。

1.1.4 精神状况:在访谈中来访者语速适中,无幻觉、妄想,有自知力;没有重大身体疾病和严重的精神疾病,有自杀想法,但未实施。

1.2 来访原因:来访者大三年级上学期开始时想到即将毕业,对就业感到焦虑,入睡困难近 3 个月。感觉自己身体出现了问题,到医院检查各项体检和实验室检查结果各项指标均正常,但仍担心自己身体存在某种隐藏的重大疾病,故不想苟活于世。来访者内心感到痛苦,情绪低落,精神不振,学习、社会交往受到影响。母亲曾在电话里安慰他“不要想太多”。来访者表示如果自己死掉会对不起母亲,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所以来寻求心理上的帮助。


2 评估与诊断

2.1 基于家谱图对来访者的评估

2.1.1 家庭层面:家庭层面将从性别角色、家庭生命周期、重大生活事件、家庭成员关系等方面来评估。①性别角色。一般而言,社会对男孩有更多的社会期待,男孩得到家人更多的关注。来访者为家中唯一的儿子,父母及姐姐社会地位较高,均为公务员,来访者在择业时接受到来自家庭的巨大压力,精神压力较大。②家庭生命周期。根据家庭生命周期理论,来访者处于第四阶段—— — 孩子离家独立生活。对于来访者而言,他正处于分离—— — 个体化阶段,逐步发展自己内心的自主性。来访者对由父亲帮忙决定的专业—— — 财务管理专业不满意,内心抗拒,但尚未发展出清晰、稳定的自我意识,对择业带有未可知的恐惧。③重大生活事件。根据来访者的家谱图,可了解到,来访者高二年级时曾患病毒性脑炎,住院 3 个月,休学 6 个月,对疾病产生了恐惧心理,对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比较关注与担忧。近 1 个月,来访者外婆去世可能诱使来访者更加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来访者 3 个月来因为未来就业问题心境苦闷,烦躁不安,而由此引发的躯体征象则被来访者夸大,进而来访者坚持认为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严重问题。④家庭成员关系。在来访者的家谱图中,来访者与母亲的关系亲密,与父亲的关系冷淡,并且家庭成员之间很少公开表达情感。来访者对父亲的评价是“固执、盲目自信”,来访者对母亲的评价是“固执”,这些因素使得来访者在遇到心理困扰时很难与父母沟通,感到孤独、无助,进而产生轻生的想法。

2.1.2 个人层面:个人层面将从来访者的身体状态、社会支持、性格等方面来评估。①身体状态。来访者近 3 个月来睡眠质量差,常常感到难以入睡。情绪低落,乏力,精神不振。近期体检报告各项指标均正常,无家族精神病史及遗传病史。②社会支持。从来访者家谱图所展现的关系来看,来访者具有家庭外部的社会支持系统,来访者有几位情感深厚的发小能够疏解自己的焦虑情绪,但来访者对这部分的支持利用度不高。来访者家庭内部的支持系统相对匮乏,来访者的父亲所采用的教养方式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来访者自主性地表达、判断和决策,对来访者缺少肯定与支持;来访者与母亲关系较好,但母亲时常无法回应、满足来访者情感上的需要;来访者的姐姐已离家,对来访者的关注较少。③性格。来访者认为父母性格“固执”,这种性格特征传递到下一代子女身上,来访者亦展现出固执的性格。固执的人群在解读或处理某件事情时往往不能将客观现实与主观假设区分。这种性格因素导致来访者在面对就业困难时,自信心受到极大考验,并且过分关注就业的难处,出于自我防御机制的作用试图通过外部躯体症状来平衡内心冲突。

2.2 基于观察对来访者的评估:来访者衣着适时整洁,面带愁容,情绪低落,意志消沉;来访者表达流畅,思维清晰,感知觉、注意品质、思维状态未发现异常;来访者主动前来咨询室求治,自知力存在,人格相对完整和稳定。

2.3 基于心理测验结果对来访者的评估:来访者心理健康各因子分及总分:躯体化 2.9,强迫症状2.5,人际关系敏感 1.9,抑郁 3.0,焦虑 3.3,敌对 2.0,恐怖 1.7,偏执 2.8,精神病态 3.1,其他 2.4,总分 236。来访者的症状自评量表(SCL)-90 总分超过 160 分,躯体化、强迫症状、偏执、精神病态因子分>2 分,抑郁、焦虑和其他因子分>3 分。测量结果表明来访者心理健康状况较差,主要表现为:主观感觉身体不适,脑中有无法摆脱的想法,存有猜疑、妄想与夸大的思维特征,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严重问题;尤其突出的是来访者心境忧郁苦闷,精力下降,有自杀的想法,神经过敏,心中不踏实,感到害怕,难以入眠,睡眠质量差。

2.4 对该来访者的诊断

来访者可诊断为严重心理问题—— — 疑病倾向。诊断依据:①来访者近期体检报告各项指标均正常,无家族精神病史及遗传病史,无器质性病变。②根据精神活动正常与异常的三原则判断,来访者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相统一;心理活动具有内在协调一致性,知情意是一致的;人格相对稳定。来访者有自知力,主动就医,可排除精神病性疾病。③根据内心冲突的类型判断,来访者目前心理问题是由其外婆近期去世、自己曾患重大疾病的经验诱发的,来访者认为自己身体出现了严重问题,加之就业的压力,让来访者不愿苟活于世,其内心冲突具有现实意义,属于常形,可排除神经症性疾病。④根据严重程度标准判断,来访者表现出抑郁、焦虑等症状,持续时间已有 3 个月,不良情绪有一定的泛化,社会功能受损,符合严重心理问题的诊断标准。

2.5 病因分析

2.5.1 社会学原因:来访者的外婆 1 个月前去世,引发来访者对自己身体的关注;来访者对自己的专业、所在学院均不满意,来访者即将面临就业问题,目前社会就业压力大,来访者对未来就业充满焦虑;家庭内部的支持系统相对匮乏;父亲对来访者的教养方式是专断型,其特点为拒绝、控制。专断、固执的父亲对家中唯一的儿子—— — 来访者有较多控制,要求其绝对服从自己,希望来访者按照他设计的发展蓝图去成长,很少考虑来访者自身的想法与意愿,对来访者缺乏肯定。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来访者分离-个体化没有顺利完成,在遇到挫折时自我调整和适应性较差,容易出现心理危机。

2.5.2 心理学原因:来访者性格固执,在认知过程中无法将客观与主观很好地区分开来,易陷入糟糕事情中不能自拔,出现糟糕至极的不合理信念。这些因素导致来访者在面对就业困难时,过分关注就业的难处,把就业问题想象、推论到非常可怕、非常糟糕的结果,自信心丧失,陷入极度消极的情绪体验中。

2.5.3 生物学原因:来访者为男性,曾患病毒性脑炎。


3 咨询目标

①降低焦虑、抑郁情绪;②改善睡眠状况;③帮助来访者认清其信念的不合理,使来访者产生认知层次的改变;④提高来访者自信心与解决问题的技能。


4 咨询过程

本例个案治疗为高校内部免费咨询,每周 1 次,一共 7次,每次咨询时间为 50 min,在学校心理咨询室完成。1 个月后进行回访。

4.1 第一阶段[建立良好咨询关系与诊断阶段(第 1、2 次咨询)]

4.1.1 咨询任务:①了解基本情况,收集相关信息;②建立良好咨询关系;③进行心理诊断;④学会放松方法。

4.1.2 咨询方法:①摄入性谈话;②绘制家谱图;③心理测验;④放松技术。

4.1.3 咨询过程:①协助填写来访者登记表,了解来访者基本情况,向其介绍心理咨询;②摄入性会谈,绘制家谱图,收集有关资料,探求来访者心理困扰的原因;③对来访者进行SCL-90 量表测验;④商定咨询目标,制定咨询方案;⑤教授放松技巧,示范放松练习。

4.1.4 咨询作业:坚持早晚做一次放松训练,认真记录训练前后的情绪变化。

4.1.5. 咨询小结:通过摄入性会谈,运用参与性技术,绘制家谱图,收集了来访者相关资料,与来访者建立了良好的咨询关系。基于会谈资料,心理测量结果与心理咨询师的观察对来访者的心理健康状况进行评估,来访者的问题被诊断为严重心理问题。

4.2 第二阶段[心理帮助和改变阶段(第 3、4 次咨询)]

4.2.1 咨询任务:启发、引导来访者对自身的问题进行反思,

使其认识到自身的不合理信念;帮助来访者挖掘自身拥有的家庭资源与社会支持资源,提升来访者解决自身问题的信心。

4.2.2 咨询方法:①解释技术;②资源取向的会谈。

4.2.3 咨询过程:①根据 ABC 理论对来访者的问题进行分析;②向来访者解说情绪 ABC 理论;③通过资源取向的谈话,挖掘来访者拥有的资源与潜能,提升来访者解决自身问题的信心。

4.2.4 咨询作业:与家人(包括父亲、母亲与姐姐)、发小进行沟通交流,述说自己的近况与表达自己的需要。要求下次咨询时向咨询师反馈谈话的结果与感受。

4.2.5 咨询小结:来访者修正了原有的糟糕至极的非理性观念,代之以合理的信念。认知的转变,加之放松训练的成效,来访者的焦虑症状得以减轻;通过谈话与作业,来访者看到了自身拥有的资源,开始尝试利用资源解决问题。

4.3 巩固提高与结束阶段(第 5~7 次咨询)

4.3.1 咨询任务:巩固前期咨询效果,提高来访者的自信心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对来访者心理健康状况的改善情况进行评估;带领来访者回顾整个治疗的工作要点,处理来访者和治疗师的分离情绪。

4.3.2 咨询方法:①会谈法;②自信训练;③解决问题训练。

4.3.3 咨询过程:①强化来访者新建立的合理信念;②提升来访者解决问题的信心;③提高来访者应对问题的能力;④评估来访者的心理健康改善情况;⑤全面回顾和总结。

4.3.4 咨询小结:来访者认识到要运用建立起来的合理认知模式来应对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从而更好地适应现实生活;通过技能训练,提高了来访者应对焦虑性情绪反应的能力,以及寻求问题解决的最“优”方法的能力;经过多维度的评估,咨询基本达到预期的咨询目标;结束咨询。


5 咨询效果评估

5.1 来访者自我评估

通过回访了解到,来访者心境愉悦,走路轻快,对未来生活不再恐惧、担忧,现在准备利用身边的资源参加某个单位的实习,还说“问题困难的程度是自己设定的,你认为它能够解决,你就可以想出许多办法来解决;你认为它无法解决,那你永远也无法战胜它”。

5.2 咨询师的评估

咨询目标基本实现,来访者基本消除了抑郁焦虑情绪,疑病、睡眠问题等基本解决,来访者对未来就业的认识趋于合理,生活态度积极。来访者解决问题的能力得到明显提升。此外,来访者了解了合理情绪疗法的基本理论,能够运用学到的合理信念、思维方式去应对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5.3 心理测验评估

来访者心理健康各因子分及总分:躯体化 1.3,强迫症状1.2,人际关系敏感 1.0,抑郁 1.2,焦虑 1.2,敌对 1.7,恐怖 1.6,偏执 1.8,精神病态 1.5,其他 1.3,总分 120。来访者的 SCL-90 量表的总分<160,各因子分<2。前后对比,说明来访者的心理健康状况明显改善,焦虑、抑郁情绪明显得到缓解。


6 反 思

本案例中,对系统家庭治疗资源取向的应用和对合理情绪疗法技术的把握是 2 个重要的治疗收获。首先,本案例中治疗师能把握治疗的方向与基本流程,利用所学理论与技术帮助来访者解决心理困扰。其次,治疗师关注到家庭内部的资源,以及家庭外部的社会支持系统,通过资源取向的会谈,引导来访者利用资源解决问题。


(收稿日期:2018-08-31)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