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心理学:从荣格角度看创伤!

2018-12-09 10:00:49 48

来源:人人江湖

原标:武汉荣格发展小组(筹)苏黎士ISAP研学第十二天简报:从荣格角度看创伤


美好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武汉发展小组(筹)在苏黎世为期15天的学习生活,今天来到了最后一天,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别兮,雨雪霏霏。今天苏黎士冷冷的冬雨打在身上,脸上,让离别浸湿了心房……


这最后的课程由Ursula Wirtz老师讲解——从荣格的角度来看创伤,从神话和象征角度看创伤。


很多受到创伤的人,觉得自己没有灵魂,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在这个西方生活,觉得自己生活非常糟糕,你会觉得自己生活在地狱。

我们有一种方式去看创伤,就是走一条地下的路。有这样一些人,很开心快乐的孩子,突然体验到暴力和战争,就会进入黑暗的世界。


就有著名的神话,关于Inanna,从地狱回来,有一双看地狱的眼睛,对生活有不同的理解了。关于这个神话会写很多破碎的部分,进而把这些破碎整理起来,让自己整合。

童话提供一个框架,让我们如何看黑暗,看我们黑暗部分的模式。

在希腊,trauma就是死后世界,interpretation是死后意象,奥德赛是灵魂受苦的故事,我们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人如此受苦。

在奥德赛里面,如果你度过一条非常黑的河,这是非常痛苦的,有无休无止哀伤的地方。


如果我们看艺术,看一些艺术家,Paintings of Blake,画了很多关于黑暗、地狱的画作。我们可以看地狱怎么和PTSD结合,它们的症状很像,只是画家用很诗意的方式表达。

哀悼受苦的PTSD症状,他们描述,坐在地狱中,不能哭,只有玻璃珠一样的东西从眼睛中流下来。

人们试图表述自己灵魂的感觉,他们说好像自己的灵魂进入了沼泽地。他们感觉自己进入非常深的洞,一个无底洞。在神话中,就有这样的描述,当灵魂聚集在一起,就会出现一个恶魔,恶魔重新把人劈成碎片。

再比如说,某次会谈,我们跟病人有时候感觉不错,但是下次他来了之后说,那次回去后 ,他又破碎了,就好像我们心中有恶魔,又把我们砍成碎片,阻碍我们被治愈。


曾经有这样的表述,宗教是给害怕去地狱的人准备的,灵性是给去过地狱的人准备的。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当有些人去过地狱,那些存活下来的人,就会变得灵性,他们想服务他人,让这个世界更智慧。

我们说要沉到很深很深的地方,离开自己的舒适区,去体会那些东西。在心理咨询中,我们从炼金术可以看出,你要先黑化,进入很深很深的内在。

在我们的临床中,解离就是碎片,我们卡住了,不能动,我们要沉入黑暗,去找到我们破碎的部分。


在荣格自传中,他自己有危机时候,他说,他就让自己向下跌,进入深深的土地中。

荣格和那些经历过创伤的人们,比如那些经历过地震的人是不一样的,荣格是自主的选择沉下去,他想沉下去。而那些创伤的人,是被动的跌下去,好像地裂开了。

荣格觉得是站在地球边缘,好像通向月亮,通向空间宇宙的一条道路。当我们感觉毫无方向,不知道去向何方,我们就会感觉自己正在经历一个空洞的空间。


Hillman是原型分析师,他解释沉下去,面对沉下去,要面对很多阴影。一个分析师进入分析,就像进入迷宫,不知道出来点的在哪里,感觉身处黑暗之中。

这就是我们说的地狱的图片,是一个神圣的图片,指引者带领他走向地狱。大家看见,他们遇见来自地狱灵魂,他们是冻住的,还有一只存在的一双眼睛就在那里。


其实,这样诗意的意象,在精神科医生看来就是为了保护自我,是冻住了的一种防御。他们会去看看这些非常痛苦的灵魂,那些被冻住的眼睛。这就是意象,人们把恶魔如此视觉化了。

很多地狱图片,会激发大家的想象。人们在地下世界丢了自己的灵魂,他们受苦,他们失去自己。

恶魔折磨灵魂,烧那些灵魂,龙把灵魂活生生吃下去。这就是想象,受到诅咒的灵魂,会活生生的被煮了。动物们来到这里,人们还活着就被吃掉了。

人们会觉得自己被折磨了,在集中营中,或者是在学校,他们认为自己受的苦已经超过想象。这就是大家对地狱的想象,人们身在其中不能逃脱,只能被烤熟。


或者我们会感觉到,对男人的折磨,跟同性恋的施虐相关,跟肛门相关,好像从后面强奸他们的。

而地狱,像在一个嘴巴里面,牙齿还在撕咬人们。这里有一条龙,西方龙会跟恶魔相连,跟吞噬相关。这些恶魔咬这些人,折磨这些人。

我们可以看见轮子,而这不是生命之轮,他们被折磨,在这里面是切割,是炙烤,是折磨。有时候你进入强烈的情绪中,你会说你好像在地狱中被炙烤。

大家会看到神话中,去解释解离的,看到很多切割的部分,你的身体和心智被隔离开了,是被吞噬,剖开的部分。


这些图片,看看这些人非常深度痛苦和创伤的部分。在这个瑞士画家的画中,是噩梦的意象,梦中感觉被邪恶的灵魂攻击,害怕被恐惧的东西攻击。

大家记得美杜莎这个童话,有美丽的头发,虔诚的在神庙祈祷,直到被波塞冬强奸了。智慧之神雅典娜,与美杜莎是同一个父亲的女儿,雅典娜从宙斯额头跳出来,生出来就是成人的样子了。

她没有诅咒波塞冬,而是诅咒美杜莎,把她美丽的金色头发变成蛇,可见姐妹间一直有妒忌存在。这样的美杜莎的象征,是有悖论的象征,美杜莎是强奸的受害者,同时,又是破坏者,谁看见她的眼睛,就会被冻住。


美杜莎的象征是非常矛盾的,当一个英雄割下她的头,右边流出的血有治愈,左边的是有毒的,她是矛盾的。

大家会看见,英雄在割美杜莎的头,用雅典娜给他的盾牌,这样就不用直视美杜莎的眼睛,可以从盾牌反光看见镜像,可以杀死美杜莎。这是杀死美杜莎的图片,雅典娜还是在后面。

这个美杜莎神话通常象征被虐待的女人,被性虐之后不能说话,不能告诉别人她们发生了什么。被强奸的女性,会有难以置信的暴怒,她们会认同美杜莎,会强烈的想复仇,表达那些女人内心黑暗的愤怒。


波塞冬有两个神职,海神,还有马神,他强奸美杜莎的时候,美杜莎就生出来一匹马,马象征着创造力,这幅图中美杜莎就是半人半马。

在美杜莎的童话中,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会认同美杜莎,因为被伤害,瘫痪了,不能还击。美杜莎可以看为愤怒的原型,背叛的原型,还是羞耻的原型。

然而,这些愤怒、暴怒太过淹没性了,她们会变成疯女人。就好像,美杜莎的血液可以治愈也可以毒死别人,跟蛇的血液功能很像。

那么,为什么美杜莎会成为创伤的隐喻,因为她是一个非常沉默,但却极具伤害力的一个智慧形象,同时我们有被固化、被冻住了的时候,我们可以看成美杜莎的形象。


从文化角度看创伤的意义——如果说从集体层面看,是男权社会在毒害,控制,主导女性这个部分。

经常遭遇创伤的人,他们会觉得自己死了,已经处于跟自己没有联结的状态。他们就没有办法有欲望,不能照顾别人,本能的冲动就消失了。

在西方文化中,女性非常容易暴怒,而这被认为是不女性化的。如果一个小女孩,那她就不能愤怒,如果愤怒,就不友好,就不是个好女孩了。

然而作为女性,她们要拿回愤怒、暴怒的力量,愤怒能让她们落地,找到她们的中心。


在文化当中,如果女性非常愤怒,她要暴怒,就有个意象,女性的智慧之神被杀,她会愤怒,会暴怒。

有一本美好的书《穿越狼群的女人》,作者是Clarissa Pinkola,书中说我们是有权利愤怒的,当你被侵害的时候,你要暴怒,你要暴怒得振动天空。你要放开,让自己的愤怒之火放出来。你要允许自己暴怒,当你的身体和灵魂受到侵害的时候。

里面还有一段话非常好:当我们愤怒的时候,当我们感觉自己很受伤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感到很内疚,我们要整合们自己的愤怒和暴怒。


在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中,父母重视男孩重于女孩,女孩生下来就被忽视,所以女性是需要被尊重的。

而看看那些女神,她们感觉公证没有实行时,就要有流血的报复。男人杀死妈妈,在古老文化中是最大的犯罪,所以当他谋杀妈妈,感觉被女神追杀,女神头上的蛇代表要报复。

这个男人问神,我该怎么办,我一直被追杀,神告诉他要找雅典娜帮助,雅典娜是希腊一个城市的神,那三个复仇女神说,你要是去那里,我就把全城的人都毒死。

而雅典娜是智慧女性,她把那三个复仇女神转化成为眼睛女神,让那个杀死妈妈的男人必须贡献出东西,尊重她们。


我们刚刚谈到下沉,我们该如何投入灵性的深处呢?我们已经描述了,这是破坏和修复的循环,在这个下沉之后,有灵魂的上升,这就是我们在分析当中要做的,我们要越过障碍,向上爬,越过那些障碍。

这就是一个发展,从破碎到自性化。我们从破碎到整合,我们从混沌到有秩序,我们就是要转化,要变化一个形象。

然而,物极必反,这就要求与自己和解,最后的阶段,要放下一些东西,要接受,这就是我们灵魂的升华。

这可以解释有些人的濒死状况,他们没有真正死亡而是又就回来了,他们去到有光的地方,他们不害怕,但是被救回来,他们却不开心。


在我们的分析中,我们跟病人工作之后,有这样的感觉。先看文化,把文化看成灵魂的镜子。

就在我们分析心理学中,看政治,看哲学,不仅理解人,还理解其他的,比如说我们看现代的文明化,文明化很多危机,我们要更多更多的房子,我们要有限的空间,无限的成长。

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现代生活,是现代的神话,我们没有底线的发展,这就是现代的神话。你想更多车,更多资源的时候,你就有更多的气候变化。


我们看我们集体的阴影,我们会想到那个文化中的阴影,在印度有自己的阴影,基督教的阴影,佛教的阴影,在自己的文化国家自己最清楚阴影是什么。

我们作为荣格心理学家想从现象学去分析,但是我们也要超越现象学,从更深的地方去看。作为荣格分析师,我们看现在文明化,大家都缺少意义和价值感。这样其中自己的方式,我们体验集体的破碎,在阴阳之间,没有达到平衡。


圣保罗一个作家写了《文化与灵魂》。这本书的封面是一副1700年代的图,图上有当地裸体的人,20人围成一圈。

这个人住在圣保罗,他住在一楼,他们看见这棵树 ,他妻子看见有鸟在这棵树上筑巢,这棵树很大,为了让电线通过,把树的一部分剪掉了,人们认为最重要的是电线通过,并不是树。

所以,他说,树如果可以说话,会说了什么呢,其实树就是被残害了,被强奸了,在文章中说了自然和技术期间的张力。

一年之后,树的左边都被剪掉了,原来树的美丽就消失了。这棵树中间被剪掉了,这些树很多部分剪掉了,好像被强奸了,很多树叶都没有了,好像树是个鬼魂,最重要的是电线。他在圣保罗去拍这些树,这些树好像被截肢了。


在谈集体的创伤之前,我们谈了个人创伤,现在我们来看看集体的创伤。当我们去比较个人创伤和集体的创伤,包括情感,记忆和我们的记忆方式,我意识到我们看集体创伤,我们会想到自己国家创伤,这个是很敏感的。

所以就从德国的例子去看,德国人不想去看,想逃避纳粹历史。但是也有右翼势力很想复辟这个部分,一部分想隐藏,一部分想显现。

这就好像有两种移动,一个人很健忘,好像遗忘了,但是还有一部分会不断闪回,这个人就好像被创伤了。

有时候,有两种非常冲突的信息,要过去的就过去吧,不要打开有虫子的罐子,也有一种声音,不要忘记过去的历史。


比如说,在社会中,总是有如何记念这个创伤的部分,比如说在以色列,该上学的孩子,都要去奥斯维辛去记念那些犹太人,还有纪念日,纪念那个大屠杀。

但是在社会中,总是有人说,向前走吧,我们不要总是卡在这里。

在德国,有一些纪念碑一样的,纪念受害的人们,他们不想作为被害者记住,还有一些人说需要记住,我们不需要重复这样的历史。

在集体当中,总是有两种不一样的声音,一种要减弱这样的声音,一种要加强。有些声音说希特勒也不错,也建立了高速公路,保证父女不受强奸,但是一些人说,不可以,他大肆屠杀,我们不能重复这些。


作为治疗师也会面对这样情况,我们需要面对假的回忆,有一群人说我们被性虐待过,有些人就想减低这些都记忆性,会去质疑真实性。

我们每一代人都试图用自己的方式修复创伤,比如世界大战,祖辈和我们解释不一样。

文化就好像用一种眼光,一个角度,看看我们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我们如果活在不同的文化中,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是非常不一样的。

我们在文化中,对健康和疾病就有非常不同的见解。其实文化影响宗教,经济,价值观,这些在不同文化中是不一样的。


作为荣格分析师,健康是一种平衡,包含身体,心灵和灵魂的平衡。这是非常重要,不同文化中有不同标准鉴定什么是疾病。

比如说,PTSD是创伤后应急障碍,很多文化中认为这就是一个障碍。在其他文化背景当中,这就不是一个障碍,战士从战争中回来了,他们受伤了,需要很长很长时间找到他们的自尊。

有很多土著当地人,会使用跳舞,音乐,水清洗等仪式去净化战场上回来的战士。在非洲,有一些军人,在战场上杀死很多人,他们不能立刻回到村子,需要在村子外边居住,就是不让村子中的人被他们的杀戮影响。


我们说这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在这个社会,集体中是被接受的,你们有你们集体的创伤,我们有我们集体的创伤。

我们之前说的个人创伤,社会上的创伤还是会影响我们,我们会有羞耻的感觉。就像个人一样,我们感到我们受的伤没有办法去掉伤口,集体也是一样,伤口没有办法被擦掉。

对于个人经历创伤,感觉被污名化,社会也是一样,感觉创伤都会留下印记。文化集体的创伤,会威胁文化和社会的存在。

我们如果想象美国人,他们怎么对待原住民,这就是一个文化的创伤,到现在美国也不能很好的承认这些。

印第安体会到这个创伤,感觉被威胁的,因为基本价值观和文化都是被损害的。他们集体的认同,作为国家的认同,印第安人感觉是被威胁的。比如说,在奥地利人,在新西兰的毛利人,文化价值是被破坏的。


我们自己和集体的自性都会受到创伤。当我们说这个群体的自性被威胁,他们也有被伤害的恐惧,他们会用防御保护这个群体。

我们可以看一个另外的例子,9·11事件,我们看到美国人反应,感到文化被伤害,群体自性被攻击力。

此外,我们每个地区都有文化情结,当有人评价你的情结,你就会非常防御的攻击他。也就是说,我们每个文化都发展出情结,我们集体无意识中,被触发,就会去找个替罪羊。

比如说,美国人,在伊拉克战争中,是个复仇的战争,情结被触发,出现很多非理性的反应。


因而,我们作为一个分析师,在不同国家工作,在跟那里的个人工作,某个情结被触碰,我们要知道是这个人的,还是这个国家的情结。

在9·11中,美国人自己的神圣化受到伤害,他们马上觉得必须立刻攻击回去,必须立刻要报复。而印第安人用仪式防御创伤,因为美国要翻开他们土地安装石油管道。

集体情结和个人情结是非常相似的,通常都是无意识的,是自主性的,都是两级的,会投射到敌人身上,会投到外国人身上。


我们所说的当事人的治愈过程,是跟宗教信仰文化相关的,我们跟难民工作的时候,要理解他们,要试图用他们熟悉的文化方式来工作。

另外很重要的是,那些仪式方式,就是跟自己的联结,被治愈不代表不去受苦,而是来访者在其中找到意义,去超越,去理解,找到意义,在其中找到超越的方式。


说到仪式性的部分,老师让我们每位学员说一句话,在我们创伤演讲课这一天,看一看大家可以带一些什么东西回去,可以是一句话,也可能是一个意象。


此外,老师还留给了我们每个人需要反思的一些问题:


思 考

1、什么东西对我来说是非常有秩序的。

2、当你病人来到治疗室,他觉得哪里都不对,去让他想哪里是很好的,管理很好,可以控制的部分是什么?

3、如果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按照我的来,我会感觉怎么样?

4、对于我来说,世界上都是按照我的意愿运转,这个世界会是怎么样?

5、我应该做什么,我的关系如何,才会让我的生活有意义?

6、我需要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需要做些什么,我如何跟别人相连接,才会觉得我的生活是有意义的?

7、我该怎么去帮助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就是真实的我?

8、所以什么能帮助我,能够帮助自己真诚对待自己,才能看见真实的自己?

9、如果你能自己做决定,在你生命中做决定,那将是什么事情?

10、你生活中曾经做一个决定,现在可以改变,那将是什么样的?

11、你能原谅那个决定吗?

12、如果你不能原谅那个决定,为什么不能呢?你能做什么可以原谅那个决定?

13、如果你把生命当成一堂课程,你从中得到什么?

14、如果你的人生整个是个学习历程,什么是你学习到的?

15、我们做一个引导性想象,我们进入想象中。


在整个课程结束后,荣格学院的校长和各位老师参加了最后的告别会,我们彼此尽情表达感激和珍惜,为我们走上荣格学习之路而感到开心和愉快。

瑞士苏黎士荣格学院之行,必将成为我们什么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它埋下了一粒种子,我们会持续发芽、成长、开花……

最后让我们用老师送我们的诗结束我们这美好的学习之旅:


你永远不会停止去看期待成长

你会变得年长

你会知道你到底是谁

你会被卡住

你会重复你自己

你持续做你爱的事情

你就持续祈祷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孩子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祖先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害怕

我们每个人都要找到个方式跟恐惧共存

每一个都是一个生命

贝壳,鱼,人,木头,大山都是有生命的

每一个都活在我们内心

他说:活在你内在的世界

他说:并不在于你在画画或者写书

也不在乎你是砍柴还是看书

也许你还可以看着家里的蚂蚁和花园里的虫子

重要的是你看见了你感觉到了

重要的是你活出你的生命心满意足

活出的生命满足和力量

也是通过你活出的生命

他说:别害怕去爱,去感觉

让生命牵起你的手

让生命活出来

让生命通过你活出来

去爱去感觉

让生命牵起你的手


关键词:抚顺分析心理学培训,抚顺心理案例督导培训


辽宁省首家婚恋培训中心

抚顺市婚姻情感咨询服务中心

抚顺市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关爱中心

抚顺市专业精神卫生领域咨询服务合作机构



起源心理,用心创造未来!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新民街道昌图街27号楼4单元103室  手机:189-4030-0372   邮箱:qy187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