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心理学:字词联想与情结

2018-12-08 11:15:22 63

来源:人人江湖

原标:武汉荣格发展小组(筹)苏黎士ISAP研学第十一天简报:字词联想与情结


2018年11月26上午在荣格学院,今天给我们上课的老师是Nancy Krieger博士,在英国获得了精神分析学位,还学了物理和数学,是荣格学院关于情结和字词联想的部门的主任。

今天上午的授课内容主要帮助我们自己和来访者怎么做数据的分析的工作,关于字词联想的数据分析。

荣格的工作开始于字词联想,并且通过字词联想的方式可以打开有关来访者的情结的大门。

下午老师和我们具体讲解了一些关于荣格的心灵原型和情结的理解的问题。

荣格的心灵原型,这个心灵部分是更高层次的,非线性的,可能很久都不变,但是也可能突然就会变化。我们可以在心灵中找到这样一个复杂系统,自我也在其中,有自我功能在里面。

我们讲意识和无意识,从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谈起。荣格使用心灵这个词,这是完整心灵过程,意识是我们当下考虑的事情,我们能记住的,一个状态,包含这个事件周围所有能记住的事情,比如假期干什么。 

无意识分个人的和集体的。关于个人的无意识,就是我们之前知道的,我们容易失去的,我们觉察之外的,没有注意到的,还是会储存在无意识中。正如在弗洛伊德发现的,因为太过痛苦,所以被压抑在无意识。

但是荣格创造的是从下往上的,是圣秘的,是从更深的无意识浮现,一般是从集体的无意识浮现的。这样的方式,这个无意识也会在无意识中,当它创造的时候会有崭新的能量。

这样的一个部分,在更深的集体无意识,是人类的基础。在人类DNA中,关于你是谁,它对于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形状和组织,来源于不同的原型。

我们这里说的原型,是一个共通的,跟我们本能相连接的。当我们在说一个原型的时候,一个意象,一个特质,一个英雄,一个受伤的治愈者,好像是个意象,但是是跟我们身体,本能联结在一起的。

我们说的意识和无意识的分界线是什么,比如说我们睡着和醒着,在这个中间有几秒,大部分有清晰的状态。

这就好像跟记忆类似,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比如有人进来,这个是谁呢,是妮妮,还是娜娜?哦,是楠楠,这就是从无意识到意识,只能在一个状态,不可能在两个状态中。

这种突然的改变,好像情结堆积在一起,突然聚集,情结包含很多因素,控制了自我。就好像开始正常普通状态,当突然听到一些事情,就好像闯入你的心灵,让你突然变成另外一个状态。

我们叫做过渡的心理阶段,从记得到不记得,从不记得到记得,这样不断穿越的阶段。

我们说这样的过渡,不是线性的,不是晴天温暖的改变,而是从一个状态到另一个状态的改变是一个非线性的,可改变的心灵,这个改变就叫做突现。

这个突现就是好像突然出现这样的转换,我们看见线性和非线性的,动力和非动力的。这是荣格的概念,自主的情结。

荣格认为情结的基础是我们的身体,从逻辑上来看,荣格心理研究从研究情结开始,研究自主的情结,开始看我们身体感官的变化,从而看到我们的心灵。

我们会有这样体验:有强烈的情感夺取情感,被上司批评了,男友被别人占有,这些让你非常不舒服的情感,我们说的情结,通常是自主的独立的,它突然来到生活中,把一些东西从自主的生活中夺走。

当时欧洲很多人都在研究,后来把这个现象叫做情结。欧洲也有人把这个叫做情感充沛的情感表征。

因为通常在这样情结中,感觉会非常多,通常是情感充满情结,然后情结被表征出来。

在苏黎世,布洛伊勒 (Bleuler)----荣格督导,他先发明了联想实验,看人类情结是什么。

同时,在法国,皮埃尔·让内(Pierre Janet),他也在研究同样的现象,他叫固化的想法,刚刚说的,在情结这个部分的情感,让内则研究情结中的想法。

在荣格的学习过程中,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他觉得身体和心智之间直接联结是非常重要的,当他去治疗心智的时候,他会非常关注身体的反应。 

而他对于炼金术兴趣,动力来源于他看见对于西方宗教太过专注于灵性的,把物理的身体排除在外。这个炼金术发现了人们的灵性,掉入一个有形的世界当中。所以这个工作很重要,人们在无意识中有个化身,就像神性进入耶稣身体当中。

在1935年的一个讨论会中,荣格写到:身体和我们一起回家,回到最后,我们的身体是一切最终的原因,它可以被表征出来。我们身体极其重要,所有事情最终都会表征在身体上,所有意识也会被表征在身体上,最终所有都会表征在我们的身体上。

东方文化通常是不把身体和心灵分开,西方把心灵放在高尚部分,身体是不值得的,肮脏的。

而荣格认为身体是必须的一切的基础。心灵和身体是紧密联结的。在大脑解剖学精密研究中,研究大脑伤口、大脑各个部分功能、以及如何影响我们心智同时,如何影响我们身体的。

就好像做字词联想一样,大脑是如何做出反应的,特别是情结出现,又是如何反应的。

这就是关于精神科药物的来源,用化学的药物来改变人们的心智。

有些时候,当某种特别强烈的情绪,有很多时候是负面的,当过去的经历和情绪综合在一起,就会激起人们的一些行为,人们不总能记得这样的体验,但是人们就是活在这样的情绪体验中的。

比如说某人很害怕在公众场合演讲,他不能成为他自己的情景,他自己觉得自己很蠢,觉得害怕,觉得童话中、戏剧中才会有这样的场合,他在体验所有这样情境中,都体验到痛苦。

或者再举一个例子,路怒,在高峰期开车回家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有这样体验,正在开车,或许还沉浸在你的白日梦当中,有个车很近的穿越你,你被吓到了,你感到身体呼吸变化,你感觉愤怒,一会感觉你非常暴怒,你感觉他会杀死你,你会觉得你被这个暴怒淹没,你感觉被煮沸,淹没。

在你的生活里面,你非常失望,你的联结被切断了,不仅仅在路上,不仅仅在工作中,就好像突然你打了一个战争,为整个世界打了一个战争,你不仅仅是个人经历冒出来,这些也被你文化中英雄意象等等染上文化的色彩。

但是问题是,你并不是那个007中的邦德,你也没有执照可以去杀死别人,是你的意识和无意识断开连接,你的情结聚集了起来。

我们使用聚集这个词,就是当一个情结聚集的时候,当那些记忆联结起来,带着那个情绪,联结起来,就像一加一大于二,会有更大情绪出现,一个一个出现。

在术语中我们把聚集叫做突现。问题不是在外边,实际上断开链接的问题在内部,就好像当事人断开了,被放在一边,而那个混蛋在那里,我们的工作是让那个混蛋离开。

像洪水淹没大脑,聚集很多情感,情感聚集在最上面,直到让情结浮现,直到把整个自我都扔到无意识。

其实自我没有完全被毁灭,他还呆在无意识背景看看发生什么。就像我们跟梦工作,让自我看看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们也会意识到在什么情境中,什么情结会出现,会突然聚集起来,我们是“好学生”的话,我们会越来越强壮,我们不会被毁灭,而是越来越能控制。

事实上,我们从中能有所学习,我们会越来越强壮,我们可以从情结中夺回能量,荣格说这就叫做适应,更适应这个社会。

荣格心理学,神经症中自我是有功能的完整的,精神病就是破碎的,不完整的。

曾经有个牧师问,什么是精神疾病,一个灵性宗教体验的区别,不是体验本身有什么不同,最重要是自我还是不是有功能,荣格晚上写红书,白天可以去教学,去见病人,他的自我还是有功能的。

什么是情结呢,好像一群记忆集合在一起,那些能记得的,或者或多或少记得到,还有某种和负面情绪连接在一起的,我们从意识层面压抑到无意识层面,又从无意识浮现的那些内容。

这就是当有些事情发生了,你体验到同样的情绪,一般都是被相似的情景激发,就好像活在过去非常负面的体验中,一遍又一遍。

另外一个例子,如果你被穿着一件橘红色衣服的人攻击过,当你未来在路上遇见一个穿着橘红色衣服的人,你会大口呼吸,会觉得想逃跑,虽然他不像之前人一样,也没有朝向你移动。

当我们在分析当中,跟这些情结工作的时候,通常来讲是一个阶段,当来访者说出来,表达自己意见,他会有恐惧阶段,比如路怒会不断出现在生活中,不断出现,这是开始,会把核心情绪带到生活中来,但很少会停在那里。

关于记忆的情结,很少是独立事件,是一系列事件,是需要一遍又一遍的诉说,直到这个情结被一遍一遍解开,被接受,才算处理了。

在橘红色衣服的故事,橘红色就是扳机点,触发了的情绪情绪人们的,感觉脆弱,被刺激到情绪,这样创伤性事件,会形成这样的体验,让人们觉得自己是无能的,无助的,有缺陷的。

情结可能是关于任何事情的,这就是人类,情结可以关于爱的,关于荣耀,食物,成瘾,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举例,大多数人都有某种程度的金钱情结,跟人们的价值有关,有人恐惧没有足够多钱,恐惧自己不值得拥有那么多钱,恐惧花很多钱,价值跟自尊感有关,跟自我价值有关。

类似的,有人关于愚蠢的情结,成就的情结,就会让人有过度追求成就的行为。当我们看不同人的经历的时候,会发现列表无穷无尽。

但是最常出现的是父亲和母亲情结。母亲情结,母亲是关于抚养的,过度依赖情结,或者是被抛弃的情结,关乎它是如何表现的。人们离开自己的童年,肯定都会带着自己的情结。父亲情结可以用权利情结和边界的情结。

我们所有学生给病人做字词联想,信息集起来,被试都有母亲情结,都是负性母亲情结。我们就是去描述负面母亲,我们从来访者那里了解到,我们从两方面描述,一个是过度依赖,一个是分裂,过度远离的。我们都会有父亲情结和母亲情结,问题是我们是哪一种。

不是特别容易区分什么是正面什么是负面,好像有些事情聚集到足够负面,足够坏,才可以去工作,那么我们可以说这个足够坏也是好的,因为让我们看见并且去工作。

母亲或者父亲情结,在荣格文献中到处都是,我们需要理解它们被使用的时候,到底是社么意思。 

情结和原型的关系是什么呢?原型太复杂了,这里情结和原型是有关系的,我们会这样说,每个情结都有原型的核心,这个核心是本能部分,荣格用很多方式去描述原型。

我们需要知道在什么背景,用什么词语描述原型,用模式和行为方式这样的词语描。荣格是用60年发展这个点,是在不断发展变化大,我们需要知道看见的那句是在他的哪儿阶段的,得用这个方式去理解原型。

1919年,荣格说的那个定义最为准确的描述了情结和原型的联结。是一个带有意向的本能去形成的原型。这个本能在我们的演变的历史中,本能让我们跟创造出的情绪有联结,我们的身体和感觉有联结。

其实本能是一个非常普遍性的宇宙性的东西,原型在不同文化中形式不一样的,当人门在说原型的时候,说的是意象,他们说的是一个本能,英雄是解救社区、社会的形象,这个英雄是为了宝贵的客体,这个自性带回到我们的社区社会当中。

如果我们回到可的怜母亲情结,你有一个婴儿出生就需要被喂养,被爱,这是本能需要,妈妈也有荷尔蒙部分,她需要照顾孩子,这没有奇迹性部分,妈妈有本能,婴儿有需求,这就让人类存活起来,这就是遗传性的部分。

情结从边缘系统来到大脑皮层,大脑皮层是我们的记忆。我们的原型的本能的部分来源于我们的脑干,也是我们无意识部分。

我们看荣格关于情结定义,看到情感和身体有联结。自主性的情结,也说到路怒的例子,这些体验和经历可以看到自我是怎么样被情结推到一边去的,也有了一个新的角度去理解解离的状态。

当我们跟一个来访者情结工作的时候,要进入他的记忆和回忆中去,年轻的人要跟父母断裂,离开,这是非常重要的,是自性化开始的重要过程。

再来看看这个过程中身体和大脑发生了什么,站在神经科学的角度怎么理解。用路怒举例,一个人单独在密闭空间,情绪会容易暴露出来。我们更需要了解最开始那几秒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把第一秒分成几千等份,可以看看在变成那个混蛋之前,发生了什么。

很多年前,关于情结自发突现的部分这个新的领域的研究,表明一些我们不同元素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会形成新的东西,两个相加不是原来,会形成新的,情结很多聚集在一起,会形成新的,命名为混沌理论。

大脑神经突现活动,使用这个系统在更高层面,大脑功能和心理层面结合——觉察,意象,跟大脑结合,在更高的层面上。

这就好像我们在看大脑各种不同的功能,去联结我自己。如果我们同意荣格:身体极其重要,是一切的基础。我们就要更仔细看看两者之间的联系,心灵的部分,个人体验到底发生了什么,物理和身体之间的链接。

我们去理解,一个蠢货从你身边过去,你的身体怎么告诉你有这样的想法,有这样的感觉。这个情形怎么影响到你的身体,这是一个有联结的过程。

科学的方法包含了把时间切成一个个部分,去研究,试图把聚集分成一步一步的看,像打乒乓球一样,一来一回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一开始会有一个直觉,我们看到什么,体验了什么,又引发了我们的反应,我们情绪本能反馈我们战或者逃,也激发我们过去有类似的记忆。

所有的这一切都引发了一个理解,我们意识到说我在这样一个非常糟糕的情境中,对我人生,对我自尊有非常大的影响。

再糟糕,也需要半秒意识到刺激是什么,但是我们的身体和神经系统,比我们的意识反应的更快。

知觉情绪会让我们有非常强烈的体验,能感觉到两个车之间的感觉,能感觉车前后晃动,在感知觉的结合中,是非常迅速的,会联结到视觉、触觉,然后会联结到整个感知觉。 

我们知道有人经历创伤,会引发他们的创伤知觉,他们会有更高危险性,会保持高度过度的敏感。

就好像,某人看见一辆车经过他的旁边,他的的车晃动,会触发的情感。他会从平常状态感到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境,就好像有个灾难会发生了。

在这个战或者逃的模式中,是让人们尽快的移动,神经系统在大脑右边,指向杏仁核,还有肾上腺,会使身体加速血液流动,让身体迸发出能量,这就是在高速公路上常见的一种战或者逃的反应。

我们是这样的,先有恐惧,然后又愤怒,然后自尊受伤了,然后我们感觉我们自己比他好。

这样一些互动,知觉,本能,情感塑造了这样情境,这个情境被触发,触发知觉,然后本能,然后情绪,被触发多种感官,这不是荒诞事情,各种感官器官是共同作用的。

这些反应都会发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几千分之一,很快,无意识的,在边缘系统、脑干部分发生的。 

刚才提到的第一阶段,我们身体准备战或者逃,应对极端事件,这会影响我们在那个时刻的觉察程度。这些不是记忆起来的,是被激发的,是在很快的过程中被激发的。

在这样情境下,开车人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向外边,想要知道发生什么,他关注在路上,不再听见广播,只是关注刚才那个危险。

当我们记忆和情感联结在一起,我们视觉和情感联结在一起,然后我们想起什么,这就类似的司机有这样的体验,有真实的驾驶的体验,也和过去的驾驶的记忆连在一起,跟皮层在一起,而不再是边缘系统和脑干,会花半秒才会回忆起真实的记忆。

我们开始记忆起过去的真实记忆,我们的功能,我们要看第一阶段,怎么影响我们知觉,本能和情感强烈程度的。我们先有意象,才会出现语音,虽然间隔不是很久,答案是语言之前先有意象。

荣格关于象征的工作,他把这个意象和本能联结起来,形成原型。意象本身带到本能中,先有意象,然后语言带到意识中来。

在这个中间,“我”这个概念,是个非常困难的概念,在物理上联结,皮层中间,中间的边缘系统,大脑皮层和边缘系统之间的部分,是情绪部分感觉到“我”是什么。

在心理上,“我”有不同的定义,我,自我,荣格这样形容,自我在4岁或者5岁形成,是比较晚,现在心理学家对新生儿做研究,他们自我的感知,是跟照顾者之间,分辨我和照顾者,形成了“我”这个概念。

镜像神经元的研究怎么处理共情,我们为什么共情,因为我们有镜像神经元。我们对他人的意象在4岁之前是一个内化的他人,情结出现,会与已经在镜像神经元中存在这个内化的他人一起工作。

我们的情绪实际在帮助我们体验有秩序,不会给予价值,有一些东西我们感觉很好,另一些感觉糟糕。类似一个婴儿,脑海中有一个意象,这些跟记忆联结起来,有时候是被抱着,被喂养,睡觉,或者被责骂,好客体或者坏客体有很多意象存在其中,好的代表好几种不同的东西,这就是开始的象征。

荣格说象征不是一对一对关系,有些不能清晰的被描述,是字词有不同的意思,象征是一对多的关系。

学习的语言就是另外的象征,可以加入声音在其中,有不同意义在其中。我们给一个物体命名,比如这个人叫妈妈,会觉得这个是可控的,把它可以放在外边,不是在内在,是可以控制的。

同时我们可以创造语言,可以体验历史的体验。我们人生的故事,我们有语言可以概念化过去的故事,定义过去的故事,和别人区别开来。

在这一步,有个困难但也非常重要的点,信息和意义非常不一样,意义是被加入情境中的,意义会把情境和情感加入意义中。

天是蓝色的,这个时候会加入个人经历,有云才会下雨,这会加入天是蓝色这个信息之内,那就可以知道不会下雨。

如果你知道你和家人要去野餐,这整个礼拜期待,你会把期待放入这个原始情感中去,因为你整个礼拜都期待,会把情绪加入原始情绪中,你知道天是蓝色的,你把天是蓝色的情绪加入进去。

如果说天是蓝色,你有清澈天空意象在脑海中,你就会想到这样含义,不会下雨,你会想到跟家人享受好的野餐,包含一个记忆,一个曾经拥有的野餐经历联结,意义比原始意象有更广阔意象。

意义对于荣格非常重要,神经症找不到意义,找不到意义因而缺乏情感。这部分涉及大脑不同区域,涉及带着记忆的大脑皮层,包括中间大脑皮层结构,联结过去记忆的感觉,涉及自我感受,过去视觉记忆,这就是象征性意象和意义,加入记忆,情感等等很多感觉,我们在原始信息当中加入这些。

这种意象,象征性意象,是过去体验,对于未来期待加起来的结果,这个部分,突现的第三个层面,是动物性的系统,把所有都锁进我们的系统。

路怒的例子,一个司机从你身边开过去,不是一个简单信息,激发你的情结,是你加入意义和记忆,这个激发你的意象,你感觉会发生车祸,你血淋淋在路上,车在冒烟,你的妻子孩子在你的葬礼上哭泣。

这样的意象会带来“我”的感觉,“我”在受到威胁,“我”在危险当中,这是一种关于“我”与“我之外”东西关系的觉察,这里有“我”和他们,他们指哪个愚蠢司机,“我”和那个情感以及记忆的链接,创造出来一个意义,来到“我”的意识层面。

现代神经科学,核磁共振证明字词联想,会激发边缘系统,回来到中间的大脑皮层,最后才会来到大脑皮层形成记忆----神经科学研究证实了字词联想实验。证实了荣格假设,情结外边有很多情绪,情绪外边很多记忆的东西。


关键词:抚顺分析心理学培训,抚顺心理案例督导培训


辽宁省首家婚恋培训中心

抚顺市婚姻情感咨询服务中心

抚顺市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关爱中心

抚顺市专业精神卫生领域咨询服务合作机构



起源心理,用心创造未来!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新民街道昌图街27号楼4单元103室  手机:189-4030-0372   邮箱:qy1879@qq.com